位置 > 首页 > 美文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就是你的头发短了长,长了短我都不知道。


我很爱他。

我和他之间磕磕绊绊纠结十几年,可能我们手里月老给的红线都牵扯完了,所以缘分尽了。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艳阳高照,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去他家把他家那只大黄猫抱出来晒晒太阳。哦,那只大黄猫好像有点年纪了。小时候还经常扯它尾巴玩来着,它一个不高兴就跃到树上舔着爪子看我们在树下蹦哒。这时他就会很机灵地去厨房拿出一条秋刀鱼在树下逗着黄猫。每次黄猫都会乖乖下来,然后他就会扭过头冲我狡黠的笑。小眼睛流光溢彩,牙齿缺了几颗也有不一样的美感,小酒窝像是装满了阳光。

他呀,从小就那麽好看。

好像扯得有些远了,我从回忆里恍过神来。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艳阳高照,我来跟他分手。约了在他家附近的甜品店,其实我很久之前就想来吃这一家的抹茶巧克力蛋糕了,可是他不喜欢甜的。以前都是约在咖啡店陪他喝一杯浓浓的黑咖啡。他还曾笑我,喝一杯黑咖啡绝对可以喝回本。因为我每次都会向服务员拿很多很多糖包,活生生将一杯高级的黑咖啡配成一杯苦甜交融的夏桑菊。所以我到现在还是更喜欢喝速融咖啡,不会一下子苦到味蕾都麻了,苦到心里去。

我坐在窗旁,扬手叫了服务员。
“我要一个黑森林,一个提拉米苏,一个抹茶巧克力,一份焦糖布丁,一个芒果慕斯,一个榴莲千层,一个蓝梅芝士塔,一个双球雪糕,嗯先要这些,麻烦了。”
服务员训练有素的一一记下,他没有问我一个人吃那麽多。没有问我是不是失恋了。嘛,跟电视剧里演的都不一样,骗人的,我扁了扁嘴。

我望向窗外,看见他。他逆着阳光走过,太阳为他打上一层薄薄的光圈,太他妈不公平了,出场还自带灯光效果,再次扁扁嘴。他缓缓走过来,一件白T配一条黑热裤,简简单单一直是我喜欢的风格。头发也会定时修剪,没有留指甲,左手指尖有一层薄薄的茧,那是以前练吉他留下的。眼睛比小时大了点,稍稍往上挑,笑起来也是弯弯的,牙齿白白的像是可以反光闪瞎你。所有的都是我喜欢的模样。

他过来拉开椅子坐下,看着桌上一堆的蛋糕皱了皱眉。哈哈,跟我想象的一样,一定会皱眉。不像是吃甜品倒像是怕甜品会吃了他。
“我不吃甜的。”依旧皱眉。
“我知道啊。”笑眯眯地盯着他。
“…”
“我们的过程太苦了些,起码结尾要甜嘛。”
“什么意思。”
“嗯,就是我们分手的意思”还是笑眯眯。

这个也跟我想象的一样,听到这个消息他会沉默,会皱眉,会握紧拳头,但他不会问为什么,因为他也应该知道为什么。他张了张口,没有发出声音,而后下了下决心,小声地说了一句,起身离开。

“好。”

像是听到身体里最后一滴水滴尽,再也没有力气。嘛电视剧又骗人了,这时候根本哭不出。扁了扁嘴拿起叉子开始吃。可我到最后也记不起来那抹茶巧克力蛋糕是苦是甜。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他向我的第一次告白。嗯,他告白过很多次,每一次我都认为他在开玩笑。因为那跟开玩笑无异。第一次啊,我那时心都要跳出来了呢。好像是初中吧,班里有几个女生喜欢他。这也正常,长的不差,学习也不差。有一个大胆的女生在放学路上跟他告白,当然我当时就在他旁边。他只是笑了笑,拉了拉我说,“我有女朋友了也。”嗯,这是第一次,却是真正的开玩笑。每次有女生跟他告白,他就会说他有女朋友了,就是我。我曾问他为什么这麽说,他只答了句,省事。到后来上了高中我都没谈过恋爱,原因就是我有男朋友了。我终于愤怒了。
“你他妈再拿我当挡箭牌试试?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他当时愣了愣,说“你想早恋?”
“…”
他轻轻低下头,用脸颊贴着我的脸颊轻轻的蹭了蹭,然后在我的颈边轻描淡写的碰了碰。

“现在是了,正式的。”

我在与他分手后的一个星期辞了职,我想去学画画。以前是为了他留在这个城市,找了份还算可以的工作,工资也不低待遇也不错,可却少了点什么。一起工作的同事哭的跟生死离别似的。
“怎么办以后没有曲奇饼吃了,呜呜呜。”
“没有猪肉干了,哇哇哇。”
“没有你妈妈做的手工菜了,嗝。”

原来是这样,早想到了。下楼去车上拿出一堆东西,自己做的曲奇饼,家乡的猪肉干,特地叫妈妈做的手工菜…

嗯,结局一定要甜蜜才叫人可以欢喜离去。

我去了C城,那是我一开始就想定居的城市。与他所在的A城,是坐飞机要坐四个小时的距离。现在住的地方楼下也有甜品店和咖啡厅。

每天步行十五分钟到学院学画。最开始学的是基础素描。先画石膏几何体,正方体长方体圆。哦,我的天我看见几何体就哆嗦。上学时几何体的数学题一直做不好。什么时候加条辅助线割成什么分开求体积这些,想想就头痛。每一次数学考试一结束他都会过来尽情的嘲笑我。“啧啧啧,辅助线怎么可能画在这里哈哈哈哈,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是个连体积怎么求都不知道的人哈哈哈。”我盯着那个石膏体,手又哆嗦起来。

你看我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那麽多事,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一步。我和他比谁都了解彼此,我们从小玩在一起,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第三者,他放个屁我闻着味道就知道是不是他放的。我从很远的地方走来,他听谈话的声音还有脚步声就知道是我。

我和他分手,我们不是输给了爱情,而是输给彼此啊。怎么说呢,我们太了解彼此,我分不清楚这是不是爱,我想清楚这到底是爱还是习惯。习惯和爱是不一样的。习惯是无论他做什么你都觉得是自然的,就是这样的。就像他之前所说的省事。无论他是背叛还是一直存在都不是那麽重要,因为你一直留着退路,而爱是不留退路的。我想知道,我对于他或是他对于我到底是爱多点还是习惯多点呢。

我和他分手已经四个多月了。我的画技还是惨不忍睹。老师说,要不是我不是第一次碰见这种学生,我早把你扔出窗外了。我也想问老师,他第一次碰见我这种学生时有没有把那个人扔出窗外。不过老师还是夸我对色彩的敏感度很高,那是自然,我可是一个对时尚有研究的人。哦,也是为了他。他说你不可以丢我的脸啊,要把她们都比下去。说完还捏捏我的脸。那是一场篮球比赛,啦啦队里一堆漂亮女生,花枝招展。我为此翻了一个星期的时尚杂志,自己做了个发型。篮球赛当天,我盘好头发,选了一件自已之前研究了很久的深蓝的裙子,后背镂空,只戴了一条细银,摘下眼镜戴上美曈,特地勾了眼线。说不惊艳是假的,他当时可是愣了愣呢。后来比赛结束,他和我一起回家,我穿着高跟,稳稳当当地走着。他过来牵着我的手说“扶着,穿那么高也不怕摔了。”然后又认认真真地看了我一下,吃吃地笑了出来“要是胸再大点就好了,撑不起裙子啊哈哈哈。”

后来他的兄弟说,那场比赛能赢是因为我,人家敌人都呆了好吗。

现在我和他分手一年了,我没有给他打电话没有任何联系,分不清楚有没有思念,连泪都没一滴。不过画画方面倒是有很大的进步,我磨了老师好久,那老头终于肯教我画人像了。先打草稿然后再打阴影。

以前的头发还是挺短的,现在还是短的吧。额头光滑没有皱纹,现在应该没有吧,有的话拿碎发遮一遮,嗯。眼睛不大,但感觉会有光从里面流出来。他的鼻梁挺高的,阴影也要打深一点。要画他笑还是哭呢,我想了想。好,画他面无表情吧。可是他面无表情的时候有没有酒窝呢,不笑的时候,眼睛是望着哪里呢,嘴角的弧度是怎样的呢。我盯着画纸,眼泪流下却不自知。

老师那老头子还是挺好的,慌慌张张扯了好多纸巾塞在我手里,还把他刚泡的玫瑰花茶给我,最后一脸心疼地把他的曼越莓蛋卷放在我桌边,还在旁边着急道“呀,这丫头,平时骂得多狠还嬉皮笑脸地跟我扯,今天才说了几句就哭成这样,不哭了不哭了哈。蛋卷都给你。…这这怎么办。”我哭到打着嗝,狠狠地把蛋卷咬了一口,隔着薄薄的一层眼泪看着老头儿心疼地望着蛋卷。

哼,叫你平时欺负我。

我带着哭肿的眼睛懒懒散散地踢着拖鞋回家,嘴里还叼着老头子的蛋卷。可我并没有马上掏钥匙开门。

原来他面无表情的时候也是有酒窝的啊,不像笑起来那麽深,浅浅的也很可爱啊。眼睛就这麽平视前方,嘴角的弧度微微向上啊,原来是这样。嗯,头发还是短短的,没有皱纹,眼睛还是有光溢出来,白T,唔今天是牛仔裤啊。

我走过去,笑眯眯地说“好久不见呀。”
他像是刚回过神过,拉了我一把。低下头,双手环着我的腰,像以前一样脸颊对着脸颊,轻轻蹭了蹭。一只手摸了摸我齐腰的长发。

“好久不见就是你的头发短了长,长了短我都不知道。”

不过这一次他用唇碰了碰我的唇,轻轻的碰了碰,而后伸出舌头舔了舔。说了一句而后重重的吻下去。我听了后,笑的眼睛都弯了,哎,我的眼睛还是肿的。

他说“曼越莓味的,甜甜的好像也挺好吃。”

嗯,这是我们第一次亲吻。


本文作者:阴阳冒险家

奈何平生性贫嘴贱。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约国青城
()赞
2017-02-12 22:02:48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