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页 > 美文

我们做一辈子的朋友吧。


文/箱子


门铃响起的时候,我手拿着牙膏使劲地从尾部挤,牙膏头冒出了一点带气泡的牙膏。一松手,它又跑回去了。

从快递的手中接过一个信封,拆开一看原来是一封请柬,上面写着“知青·陆小志共结连理”。幸福感从字体上都能看出,我仿佛能看见她穿着旗袍妩媚的模样。知青要出嫁了,她将要成为人妻,终身都得陪伴在另一个人身边,不管生老病死,贫穷或是富贵。

想到这里,不禁感叹时光飞逝,当年已经是一个很遥远的词。

婚宴摆设的地点是在老家一家有名的酒楼,距离婚宴还有两天时间,我决定今天就动身,顺便回家一趟,跟父母相聚一下。我发了一个微信给妈妈,告知她我今晚要到家的事。随后便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起行。

一个小时后,东西都整理完毕,我走到阳台,拿起喷水壶,向着我一个月前买的多肉“波波”洒水。

“波波呀,我要出门几天,你负责把这里看好喔。你要等我回来,不能死喔。”我往周边的泥土都洒上了水,泥水从盆里溢出来。

有多久没有回家了,算算都有三年了吧,这么久没回家,妈妈的回复显得那么冷漠——“到了打电话来。”也对,埋怨也是有可能的,自己那么没心没肝还想指望别人对自己有情有义,实在也是厚脸皮。

我从出票口撕下车票,车站内熙熙攘攘,不管是不是节假日,都人满为患。我走向最后一排的空位,打起了哈欠,伸直双臂挺起胸膛,做了个拉伸动作后全身放松地靠着背椅,闭上了眼睛。

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我总是选择保持冷漠,不说一句话,像是要和这个世界脱离关系。高中有一个朋友跟我说过,在外面你得装得厉害一点,酷一点,才不会被欺负。估计她是担心我形象太过软弱,会被坏人看上,才跟我说了这番话。我也就此记住了,一个人走在街头的时候,总是把头抬得高高的,一副目空一切的表情。

有个朋友在街上遇到我,直说我干嘛那么拽,一副全天下欠了自己的表情。

上了火车,我的位子是一个靠窗的位置,我一坐上去,双手抱着包包,就闭上了眼睛。总之一坐上车,小车、公交车、火车我都是屁股一坐下就闭眼睛,好像总是睡不饱一样。啊,还有例外,出租车我就不会如此放松了。

 

小镇还是那个小镇。空气总是像雨后般的清新,街道的模样基本没变,一些新的店铺开起来了,一些从小就有的商店也还在,街角那家小卖店也还在,只是主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走上一个上坡路,再往前走就是我家了,二楼窗户打开了,隐约能看见挂在天花板上的水晶灯。

我看了一下时间,下午四点半。

回到自己家还得按门铃,我也觉得好笑。一阵急速的脚步声传来,啪嗒一声,门开了,是妈妈。

“回来啦,今天还挺早的。”妈妈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连衣裙,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手里还拿着一本圣经书。语气里透着平静,但我知道她的内心其实很紧张。我们都怕彼此尴尬,彼此陌生。

“嗯,比较早出门,爸呢?”我一只手搭在妈妈的肩膀,装着轻松的模样。

“你爸去散步去了,现在他都这段时间出去散步,我跟他说了你要回来的事,他会早点回来的。”妈妈走在前头,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她的个子像是变矮了。而脚下的高跟鞋的声音此起彼伏。

“是喔,去哪里散步呢,我来的路上都没遇到呢。”

妈妈把圣经书放下,把眼镜放回眼镜盒,就说去准备今晚的晚餐了。而我喝过一杯水后,也拿着包包走上三楼,回自己房间。

推开房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花香味,估计是妈妈喷了空气清新剂。床铺也整理好了,一躺上去,就闻到洗衣粉的味道,很柔软的被褥,我在上面翻转了几次,像只小猫一样磨蹭着整张床。

果然,家还是最舒服的。

可能是路途有点疲累,又或是床铺过于舒服,我也就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妈妈在楼下叫我吃饭了。

这么说爸爸也回来了。我赶紧拍了拍脸蛋,让自己清醒一点,走到镜子前把乱掉的头发梳理好,迅速地穿上衣服下楼去。

爸爸已经坐下了,直挺挺的背影果然很像他。我走向前去,说:“爸,我回来了。”爸爸抬头看着我,点头说:“嗯,回来了。这次回来几天啊。“

我拿起碗筷,笑着说:“四五天,我那个同学知青你们还记得吗?她要结婚了。我就顺便去参加一下她的婚礼。”话说到一半差点就露馅了,还好我急中生智啊。不过当然也没有把他们蒙骗过去。

“顺便的不是婚礼,是我们吧。你这小子,说话倒是进步了很多。”还好,爸爸看上去心情并不坏,妈妈在一旁笑出来了。挺好的,整个气氛。

吃过饭后,我把碗筷都洗好了,以为爸爸在看电视新闻,谁知一出去,只剩妈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滑手机。我便问:“妈,爸呢?”

“你爸去散步去了,我们现在都是吃完饭就去散步的。这样对身体好。”

“那你怎么没去,我爸一个人走不是忒孤单了吗?”我都能想象出昏黄灯光下,我爸一个人走过那个背影多么地孤单。

“本来我也是要去的,可你爸说你刚回来,对家里不熟悉,要我陪陪你。”妈妈放下手机接着说:“你是先去洗澡呢,还是要吃点水果,你爸昨天买了一袋水果,什么都有。“说完就起身想去拿水果去。

我连忙说:“妈,不用了,我现在还很饱。饭后半小时后才能吃水果喔。我还是先去洗个澡吧。“

一上楼,我的脸就垮下来了。我走进房间,拉开窗帘,街道黑漆漆的每50米外才有一盏路灯。我爸在走路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孤单呢,他会不会想很多事情呢,如果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的话,会不会很辛苦呢。父子之间总是像是隔着一个墙,不能让父母骄傲的我和期待我成龙的爸爸,两个人都承受着对方传递过来的压力,我们之间一认真聊起天就容易吵架。我也不想那样,爸也肯定不想那样,只是我们都想着去说服另一个人,所以才会争吵不断。

但其实,我多想好好地抱一下他,跟他说:“爸,你不要再操心了。一切都交给我吧。我会让你们过好日子的。爸,我爱你。”一想到这些话,我总是忍不住流出眼泪,像是一个受了很大委屈的孩子般哭泣。

孩子无论长多大,他始终还是父母的孩子,需要父母的鼓励以及肯定。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为了和爸爸一起散步。爸爸看到我躺在客厅里,也是有点讶异。他拍了拍我的头说:“有床不睡在这里干嘛?认床吗?”我激灵地一下醒了,说:“才不是呢。爸你真的很夸张,在外面那才叫认床,在家怎么能是。我是打算和你一起去散步来着。”随后他看到我全身装备,才明白了,爸爸点头说:“那就走吧。”在他的背后,我呼了一口气。

多害怕他说不用了,那么我想要亲近的信心就会垮掉的。

早上的空气很好。总是一股雨后的味道。我和爸爸并肩走在街道上,两人没说什么,但莫名地不会尴尬。在白天看来小镇多少有点变化了,或许是与爸爸同行,才更加地体会到那种变化。我指着曾经小学经常光顾的早餐店,如今已经是一家连锁便利店,跟爸爸说过去我曾在这里赊账的事,爸爸也回应我说这家店老板把店转移到街尾拐弯那里,原因是租金负担不起。

就这样一个早上,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走着,爸爸遇到熟人会向他们介绍我,介绍的时候爸爸总是避重就轻,不说我的职业只说我从哪间大学毕业,别人问起工作时他便推搪说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志向,问那么多干嘛。而我的职业是一名作家,说好听一点的话。说白了就是:我的梦想是一名作家。

爸爸是在维护我吧,不想我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也不想由别人来劝说自己应该放弃。

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其实我跟爸爸,或许并不是那么地遥远,只是我们都不善于表达吧。

 

今天就是知青的婚礼了。我从包包里拿出西装,那一套曾经在想要放弃梦想转向现实的时候买下的工作服。领带我始终学不会,弯弯扭扭地束在脖子上,看上去像是喝醉酒的人。不过新郎官又不是我,何必如此在意。

我拿着请柬,走向婚礼现场。远远地就能听见婚礼祝歌,一片黑茫茫的人海。

”王琼安,你这小子终于来啦,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的高中死党,陆小志朝我奔过来。这小子倒是胖了不少。

“我怎敢不来啊,你陆大少爷都来了。小的岂敢放肆。”陆小志走过来就抱住我,用力我都能感受到自己的骨头在咯咯响。我像是被大肠包小肠。

“几年没见,嘴还是那么贫。就你小子没变啊,我都成一胖子了,中年发福的时代已经来了。”说着他放开了我,露出圆滚滚的肚子。

我一看,惊讶地说:“我去!我还以为你怀孕了呢。”

说完陆小志朝我肩膀挥来一拳。笑得脸都皱起来了。35岁而已,怎么就残成那样了,我摇头叹息啊。

在我叹息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叹什么气呢,我这结婚呢,喜庆喜庆的。”知青站在我背后,身穿一袭白色短婚纱,红唇让她看上去那么地精神。

“我觉得你穿旗袍比较好看。这婚纱暴露了你全部缺点了,小胸,小胳膊,小腿,啧啧,旗袍会让你看上去身材好一点······”还没说完,陆小志就站到知青身旁,搂着知青说:“谁说我媳妇穿婚纱不好看。王琼安,我可不许你这样说我媳妇啊,我媳妇天姿国色,穿什么都好看。你不懂得啦。”

当下我的脸有一点尴尬吧,知青一直盯着我看。

“切,我不懂我肯定不懂,那你媳妇呢,我怎么可能懂是吧。”说完我拿了一杯香饼,一饮而尽,味道有点苦涩。

这时有人喊陆小志的名字,像是要处理点事情。陆小志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媳妇交给你了。你保证她安全哈。”

“我去。”

这就留下我和知青两个人了。这小子,怎么就这么不懂呢。我才是那个危险的存在。

知青先说话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家了吗?”

我点头说:“回了,我前两天就回来了。这几年过得怎么样?陆小志那家伙没欺负你吧。”

“没,小志对我挺好的。我们挺幸福的。”

“是吧,也对,陆小志那家伙从高中那会就喜欢你到不行,对你肯定也是很好的。这小子算是修到福了。”

“你呢,交女朋友没?”知青拿起一杯香槟,转动着酒底。

“我······,没,哪有那个时间啊。再说现在姑娘要求都很高的,没车没房都不给你拉手呢,我嘛又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所以就没想着要交。”知青食指上戴着一枚戒指,戒指上钻石闪发光,她的手看上去如此地柔软白暂。

”是喔。“知青若有所思地看着酒杯发呆。

然后我们就没再说话,我看着前面忙碌的陆小志,拉着司仪一个劲地说话,从他的脸上我能感受到他的喜悦。而知青站在我旁边,也看着陆小志发呆。

”还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吗?“知青突然问起我这个问题。

我一时慌了,知青脸上有点悲伤。“什么话?我说过什么了?”

知青转向我,眉头微皱着。“我们做一辈子的朋友——这是你跟我说过的。你还记得吗?”

我吞了一口水,说:“我还记得啊,怎么了。”我怎么可能不记得。那个夜晚,知青跑来找我跟我说她喜欢我,但我知道陆小志喜欢她,所以我才跟她说了这句话。过后很多的夜晚,我都曾问过自己,如果当时我不是说那句话,如果我跟知青好了,今天又会是如何的境况。陆小志胸前插得那束花会不会就插在我的口袋里了。

“那么今天,你还是想和我做朋友吗?”

“当然,你和小志一辈子都会是我的好朋友。”我望向远处的陆小志,陆小志正巧也看向我们,我朝他挥挥手,他回我一个微笑。

知青也转向陆小志,朝他挥挥手,然后跟我说:“那好,我现在过去那边了,还要准备很多东西呢。”说完她突然走向前来,拿起我的领带,说:“这么大的人,连个领带都不会系,你还是赶紧地找个女朋友吧。让伯父母也开心一下。”

她认真地把领带系紧,服帖地把领带按在我的胸口,对着我笑了一下随后便朝陆小志走去。

笑容里释然的感觉,我想,我们都放下了曾经,迈向未来的生活了。

”王琼安,过来帮个忙吧。“陆小志和几个男人扛着一个很大的展板,展板上是两人相拥的照片,男的幸福女的快乐。

”来啦!“我挽起手袖,朝陆小志跑去。

本文作者:箱子box

To be honest.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大喵丷
()赞
2017-02-12 22:02:50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