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页 > 美文

戴纱丽女人的南瓜粥

我们来到人世,在一生短暂而又漫长的旅途,经历过几段断肠,看过几场笙歌,流过几次眼泪。生活要攀登的高峰太长,在四分之一的路程已历经风暴雪崩,所以不想要继续走了,真的好累好累,停下来歇一歇,谁也不要叫醒谁。

亲爱的,不要睡着,你要相信,剩下的四分之三将会有柳暗花明的景色等着你,哪怕没那么美也不会一直孤独前行。没有遇到谁会花光一生运气这种话,你要一直向前走,向前看,就会发现,其实爱从未远离。


 

1.

老王喜欢热闹,没来大理前,他做销售,嘴皮子溜得比润滑油还油,只用了五年时间就坐到了市场总监的位置。老王单眼皮,细长的眼睛滴溜溜转几圈看上去很鬼机灵,那几年正好流行Rain那款男生,所以他桃花运一直很好,身边就没缺过女人。他前三十年可以说过得一帆风顺,如果不是父母在一次旅行途中遭遇事故双双去世,他这辈子大概就这么过去了,一眼望得到头的中产阶级生活。

朋友为治疗他的心理创伤,把他带到了大理,那时大理古城没几家店,去玩的游客还是小众文艺青年,虽然现在文艺青年已是用来骂人的话。老王自然跟文艺搭不上边,他是来喝酒的,大理本地居民自家酿的雕梅酒,他每次都要喝到断片,然后呼呼睡到第二天下午,绕着古城溜达一圈到了晚上又继续喝。朋友见他这样,心里后悔不已,想着既然这样还不如把他关在家里,古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老王每次跑出去朋友都找不到人,打手机更是不通,生怕他万一一冲动去跳洱海了怎么办。

古城一到晚上街上基本没什么人,老王拿着刚买的酒边走边喝,像螃蟹一样在街上横着走,也没人管他。借着酒兴,他最爱背阮籍的《咏怀八十二首》,背得大气磅礴酣畅淋漓,直差没穷至陌路大哭一通。

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

喝到二晕二晕,老王也走不动路了,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挣扎地爬了几下没站起来,最后干脆不起来,枕着街道旁的台阶睡下,直到第二天被太阳晒醒,老王发现脚边多了些角票。

老王一脸茫然,坐起身用手拍拍头,四下看看,路上经过的行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光打量着他,他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小女孩突然跑过来,手里拿着一毛钱,小心翼翼放在老王面前又迅速跑掉了。

老王终于反应过来,敢情把他当乞丐了!

老王捡起那张钱,冲小女孩大喊:“要给也给一块啊!一毛钱能搞什么!”

“喂,麻烦不要坐在我店门口,还要做生意呢。”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老王闻声转过头,看一个印度打扮的女人,脸上还蒙着一块纱丽,正双手叉腰气急败坏地盯着自己。

老王立刻挪了几步,站起身,本想说声抱歉,结果还没开口对面女人已经像个机关枪扫射般,噼噼啪啪开始数落:“我在这条街都见到你好几次了,一个大男人每天喝这么烂醉真是死没出息,要钱去别的地方要,别待在我店门口丢人现眼!”

“你说谁是乞丐呢!”老王一听急了,“我一夜挥霍几万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不知道在哪儿摸鸡屎呢!”

女人双手抱在胸前,翻了几个白眼,一脸不屑。

“以为蒙块抹布装神秘就嘚瑟了!”老王退了一步看了眼店招牌,原来是经营小食店的。他又往前走了几步,大跨步踏进店里,找了个板凳坐下,一拍桌子,豪气的说,“给我来店里最贵的!”

“早上只有早餐卖。”女人走过去,“泡菜三块钱一碟,南瓜粥两块随便吃。”

这段时间老王的胃天天被酒精穿肠过,现在肚子空空,倒想喝点小粥配泡菜。揭开锅盖一股温热的白烟冒出来,里面是一锅金黄的南瓜粥。他一口气喝了三大碗,配着店里的麻辣酸萝卜,吃完抹干净嘴,往包里一摸,才发现钱都花在昨天的酒上了,现在身无分文。

一旁的女人看见他摸了半天也没摸出个啥来,立马说:“是乞丐就是乞丐,装什么装。”

“我只是忘带了。”老王弱弱道,一下没了底气。“我回去拿钱,待会儿过来给你。”

“得了吧,我这人最喜欢做善事。”女人说,“下次喝醉了麻烦不要睡在我门口就谢谢你了。”

老王被堵得说不出话,离开店之前,大声冲里面说:“你给我等着!老子回去拿钱来!”

老王这人要面子,以前在职场混得风生水起,谁都是屁颠屁颠向他拍马屁套近乎,没想到现在却被一个小食店的女人瞧不起。回去他就取了现金,叫上朋友,说是要去报仇。

朋友一听吓了跳,以为怎么了,赶紧跟在老王后面,边走边撸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结果到了目的地,抬头一看,一家破破烂烂的小食店。老王一进店,把一叠百元大钞拍在桌上,豪气万丈道:“给我上两锅南瓜粥!”

朋友愣住,双手一时不知道往哪里放,弱弱坐到老王对面,小声问他怎么了。

女人当然知道他来捣乱的,并不中计,走过去,白了他眼,说:“两锅你喝得完吗?”

“我当然喝得完!就怕你没诚信,说好南瓜粥两块自助,想反悔不成?”

半小时后,第一锅南瓜粥上来了,打开锅盖白烟袅袅,一股清香的粥味扑面而来。

“你确定我们喝得完吗?”朋友看着那一大锅粥,心颤了下,这到底是报复别人还是虐待自己?

“还有一锅呢?”老王问。

“你先把这锅吃完再说。”女人拿出两个脸盘大小的碗,给他们两个分别盛上。

“我说要两锅,那就给我同时上!”老王说着又拍拍那叠钱,“老子有的是钱,还怕我付不起吗!”

“店里只有这一口锅。”

“我才不管你有多少锅,反正我现在就要两锅!”老王开始耍赖皮,朋友都看不过去,拉拉他袖子,让他算了,结果老王一拂袖子,一拍桌子,“你到底还做不做生意了!”

这女的也犟,要是一般店家可能就退一步道声歉,但她偏不,对老王说了声你等着,然后风风火火出门,风风火火回来的时候后面跟着一个彪形大汉,朋友一看吓得直往桌下钻,心想真是惹了马蜂窝,结果大汉抱着口锅放下就走了,女人拿着锅去厨房熬粥。那一上午,店里就只有老王和他朋友两个客人,朋友喝了两碗就喝不下了,老王死要面子地硬往肚里塞,等喝完两锅粥,他也已经撑得站不起来。最后老王被朋友搀扶着离开,收起那叠红钞票,给了女人十元,还说不用找了。

老王不用回头,也能想象那戴纱丽的女人气得一张小脸煞白的模样,终于把这口气出了,他才不管什么怜香惜玉,绅士风度,在他前三十年的人生经历里,他做事就图一个爽字,很少顾及别人感受,尤其是父母,所以当他们出事的时候他才那么难以接受。所以,老王回到客栈,晚上一边摸着肚皮一边在想这事,觉得有点过火,决定第二天早上去小食店道个歉。

第二天早上,朋友又被老王拖去,说是多个人免得尴尬。朋友心里咆哮,昨天你喝两锅粥的时候怎么不尴尬!

到了店里,发现店主不在,是另外一个女生,长得白白净净清新可人,扎一个丸子头,坐在柜台不知做什么。老王心想,同样是女人差别怎么这么大,戴纱丽那个女的就跟个老巫婆似的,眼前这个女生一看就是童话里被巫婆毒害的傻白甜,老王走过去,准备先来个自我介绍,然后要微信号,晚上再约出来小酌几杯。

可还没开口,对方已经率先看到他,眼睛一横,开口道:“你又来干什么。”

傻白甜居然就是老巫婆!老王惊呆,没想到老巫婆长得这么清丽脱俗,亮瞎了他的眼睛,一时间支支吾吾起来:“我、我是来吃饭的。”

本以为会被扫地出门,结果对方只淡淡的瞟了他眼:“店里自助。”

然后老王灰溜溜坐到位置上,装了碗南瓜粥,捧着碗沿小口小口喝着,一下变身安静的美男子。一碗粥他喝了足足半小时,起身付钱的时候发现女生不在了,叫了几声也没人应,他便东逛逛西摸摸,看到墙上贴着的价目表,是用毛笔写的,红底黑字,笔法遒劲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

突然他发现小粥自助后面的价目表多贴了张纸,出于好奇,老王过去把那个“两元”撕开,露出免费的标签。

居然是免费?

这时女生提着一袋东西回来,看到老王手里拿着撕下来的纸,不禁大喊起来:“你怎么乱撕我店里的东西!”说着冲上前抢回去。

“我、我不是故意的。”老王一脸歉意,“要不我给你粘回去?”

“不用。”

“我真不是故意的。再说你这粥明明免费,贴个两元这不是坑人吗。”

“我自助两元都被你坑死,要是免费我店只能关门大吉了。”

“放心,我不会揭穿你。”老王用诚恳真挚的目光看向女生,好像掌握了她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还一副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表情。

女生瞪他一眼:“神经病。”

那以后,老王每天早上都来店里喝南瓜粥,女生有时会恢复印度女人的打扮,有时素颜,扎个马尾,看上去跟高中生无异。老王每次喝完都会夸张地打个嗝,砸吧砸吧嘴说:“这南瓜粥真好喝。”

对方完全没反应,他也不尴尬,反而厚着脸皮贴过去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要告诉你?”

“方便以后称呼。”

“不需要。”

“那我叫你纱丽好了。”

女生终于愿意抬头看老王:“为什么要叫纱丽?”

“第一次见你你不就戴块纱丽吗?”

“神经病。”

朋友见老王每天往小食店跑,终于愿意刮胡子换身干净衣服出门,还去理了个发,不过他纳闷的是,就算是一见钟情这节奏也太快了点。何况老王以前三心二意,根本就不是什么情种。这次见他这么费心费力,有点弄不清他的心思了。

“你该不会真坠入情网了吧?”

“嗯。”

“你玩真的?”

“嗯。”

朋友目送着老王离开,看着他因喝酒略发福的身材,心里还是有些担忧,他担忧的不是老王,而是那个女生。他了解老王,至少在他交往过的十任女友里,没有一个超过半年。

其实他的担忧是多余的,因为女生根本不爱搭理老王。早上老王喝完南瓜粥,把钱给她,说笑话给她听,她从来不笑。老王就死皮赖脸坐在门槛边晒太阳,皮肤晒得黑黑的,女生要是正好从他旁边走过,他就冷不防地转头咧开嘴傻呵呵冲女生笑,两排牙齿雪白,弄得跟黑人牙膏似的。

老王这天天雷打不动地往客栈跑,一跑就是连续一个月。不明就里的游客来吃饭,还以为老王是这家店的老板,纱丽是老板娘。他也没客气,见到有人上门,主动迎进来,笑意盈盈,擦干净桌子板凳:“店里小粥自助,泡菜一碟三元,小粥两元随便吃。”

要是纱丽刚好在一旁,老王还会挑挑眉毛,一脸嘚瑟:“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商业才华,你这样每天板着脸怎么做生意。”

“神经病。”

 

2.

纱丽没事的时候会在店里练毛笔,墙上的价目表是她写的。纱丽练的是颜体,老王最喜欢看纱丽写字,觉得她练字的时候颇有民国文艺范,比网上那些火的红人漂亮多了。

“纱丽,能不能写我的名字?”老王厚脸皮凑过去,“我准备把它裱在我家客厅墙上,有客人来必须和它合影才能进我家门。”

纱丽没甩他,顺手一笔在宣纸上写下“做梦”两字,就搁下笔走了。

朋友在一旁看得焦急,照他们这两人的进展趋势,估计到世界末日那天也未必会有什么突破。所以,他租了一辆吉普车,让老王约纱丽去玩。但纱丽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朋友编了谎话,把纱丽骗上车,当看到司机是老王的时候,她吵着要下车,老王说:“我又不是大灰狼,你怕我吃了你吗。”

“我要下车。”

“你不是不想让我缠着你吗。”老王说,“只要你跟我去这一次,回来如果你还是不想见到我,那我就再也不会烦你了。你很划算啊,你的小食店我朋友帮你看着,你就尽管玩,我保证不会对你做什么。”

“回来后你不再烦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纱丽说,“要是你出尔反尔,你就不是男人。”

“我保证。”

两周后,老王按约定把纱丽送了回来。他目送着纱丽离去,看了她最后一眼钻进车开走了。朋友问他怎么样,老王说他要回家了,不能再这么继续颓废下去,他父母在天上见他这样也会心寒的。

老王突然讲起大道理,朋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点不自在:“我不是问这个,你和那女生就没下文了?”

老王开车盯着前面的路,没说话,又或者说了,只是朋友没有听清。

 

3.

听老王朋友讲完这个故事,以为又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我端起酒杯,感慨道:“自古多情空余。”那个恨字还没出来,就被迎面走来的一对男女打断了话。

他俩热情地和老王朋友打招呼,然后在我对面坐下。女生看上去很小,不怎么笑,她男友倒是很热情,一上来就跟在座的每个人喝了一杯。

“这就是老王。”朋友说着冲我暧昧地挤挤眼睛,“旁边是他女友,纱丽。”

见我一脸惊讶,朋友笑而不语,喝了口酒,凑我耳边说:“这故事后面的内容我改天讲给你听。”

那晚大家玩到很晚,先在酒吧里喝了点酒,然后又去唱歌,老王完全是人群中的焦点,但我发现虽然纱丽不怎么爱说话,各种活动参与度极低,但她一直都拉着老王的手,老王即使很嗨地和我们喝酒说话,手也一直紧握着纱丽。比起喧哗的爱情,他们更像是一种归于平淡却亲密得不闻风声的恋人。

后来我终于知道了这个完整的故事。在老王和纱丽出门的前几天,老王一路兴致冲冲,纱丽始终板着脸,路上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人,发生了有趣的事,可只要对着老王,纱丽就面无表情,变脸比那川剧脸谱还快。旅途一直在继续,开出云南边界,去了四川。

老王其实心里也没谱,不知道最后的目的地在哪儿,看到路就开,遇到岔口全凭感觉,最后到了康定。一直看着窗外保持沉默的纱丽突然开口了:“我们到阿坝了?”

“是呀,在去贡嘎雪山的路上呢。”

纱丽的脸一下白了,过了半晌她才冷冷说:“我要回去。”

“别啊,都到这儿了,我们去看完雪山去完塔公草原就回去。”

“不,我要回去!”纱丽大叫起来,她从来没这么激动过,把老王吓得够呛,赶忙把车调头,心里一紧张,把刹车踩成油门,车子直接朝一旁的悬崖边撞去。

只听“嘭”一声,车子撞上护栏,车前灯全碎了,老王和纱丽吓呆了,老王先反应过来,急忙转头用手拍拍纱丽的脸问她:“你没事吧?伤到哪儿没?”

纱丽被拍醒,愣愣的看了眼老王,然后摇头。

那时已是晚上,康定昼夜温差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冻死人这种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信号不好,手机打不通,老王顿时慌了,四周一点灯火也没,根本没人家。

“纱丽,我们玩个游戏,比赛不睡觉,谁输了就要答应对方一个条件。”老王把所有能穿的衣服全拿出来,他心里很慌,但嘴上仍是玩世不恭的打着趣,“你要是输了,可要亲我一口。”

“鬼才要亲你。”

纱丽还能和他斗嘴,老王松了口气。

到了晚上外面开始大雪纷飞,车里没有暖气,两人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了,为了保持清醒,老王一直喋喋不休的说话,从小时候尿裤子的事说到上大学泡妞,纱丽却丝毫没反应。这样下去怎么得了,要是现在睡着,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一时情急,老王也顾不得事后纱丽会不会讨厌自己,贴身向前,轻轻吻了她的嘴,天地作证,老王当时只想救人。果然,纱丽被这个动作激怒了,立马“活”了过来,大喊:“你在做什么!”

“我、我怕你死了。”

“神经病!”纱丽想动手,无奈太冷,手脚都支不开,只能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愤怒。“我才不要在这里死了,不知道还以为我跟你双双殉情。”

“那不是挺好。”

“都是你,要不是你非拽着我出来,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等到了明天你想剥我皮喝我血我保证不反抗,所以你千万别睡啊。”

“可是我好困。”纱丽说。

“困我就给你讲笑话啊。”

“你讲的笑话都不好听。”纱丽吸了吸鼻子,突然笑了起来,“其实我觉得这是宿命。”

“什么鬼宿命啊,明早我们还要去吃烤全羊呢,你要是敢给我睡着就没你份了。”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纱丽说,“我男朋友就是死在这儿的。”

“你男朋友死了关你什么事!你不准给我睡!你要是敢给我睡我一辈子缠着你你信不信!”

纱丽有个从大学起交往的男友,两人最初结识是因为都喜欢旅行,两人都是资深驴友。每年都会计划一起去几个地方,见过大海,看过草原,睡过沙漠,走过沼泽。他们大学毕业那年准备攀登康定的贡嘎雪山作为毕业礼物,没想到会遭遇雪崩,男友为了保护纱丽被永远地葬于雪山脚下。后来纱丽一个人去了许多地方,完成和男友最初的梦想。最后到了大理,她累了,便开了家小食店,店的名字便是男友的名字。她根本没想过再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老王的出现就像一场悲情电影里突然钻出个卓别林,整个基调都不一样了。当某天纱丽早上醒来,心里开始隐隐期待老王出现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完蛋了。她不能对不起男友,她把自己沉浸在悲伤里这么多年,每天排练着缅怀男友的剧码,她把自己打扮成印度人的模样,戴纱丽,因为之前和男友去印度旅行男友说她那样的装扮很美。可是老王出现了,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把纱丽弄得心慌意乱。

纱丽说完她男友的事后,眼睛移向了别处:“我很爱我的男友,所以我不会再喜欢其他人的。”

“我明白。”老王说,“我也有很爱很爱的人离开这个世界,我唯一后悔的是没能多陪陪他们。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喝你的南瓜粥吗?”

其实最开始老王天天往纱丽的店跑,是因为她做的南瓜粥有母亲的味道,他从来没在外面的店里吃到的南瓜粥里加了小葱和青椒丝,那味道是属于母亲的独特烙印。可去的次数多了,老王渐渐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小女生。虽然脾气不好,对人冷冷的,尤其是对他,可他看到她端着鱼肉喂街边流浪的小猫,对着街边走过的小孩微笑,他能感觉到这个女生内里温柔的一面。

“我是真的喜欢你。”老王说,“不是玩玩,都这个时候了,我怕我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纱丽的鼻子有些泛酸,她瞪了老王一眼:“我都说了我就算死也不要和你在一起。”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还是别知道了。”

“那我给你背首诗吧。”老王说完张口就来,“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

“这个时候了背这种诗干嘛。”

“我小时候母亲教我的。”

纱丽没说话,眼睛已经湿了。她闭上眼睛,说:“要是我们能熬过今晚,以后谁都不准再提以前的事。”

第二天清晨七点多的时候,一辆路过的汽车救了他们。

老王对纱丽说:“我们都活下来了,记住你昨晚说的话,以后谁都别提以前的事。”

两人在县医院住了几天,调养好身体就开着修好的吉普车回大理了。老王在车上问纱丽,要跟他回去不。

纱丽那时没有回答。

老王离开大理,重新开始生活。回到原来的公司,除了黑了不少瘦了些外,跟平常一样,大大咧咧整天嘻嘻哈哈,所有人都觉得他是真的好起来了。只是每当夜深人静,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就会想起还在大理的那个女生。

老王以为纱丽做出了选择,她选择继续留在大理守护她的爱情。直到半年后的一个周末,他家大门响起了门铃,一开始以为是快递,结果开门看到一个梳着丸子头的女生提着笨重的行李站在门口。

纱丽说:“我想了很久,决定来找你。”

“怎、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老王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了。

“你走后我每晚睡觉都梦到男友,他坐在人民路路口,喝着雕梅酒,对我说,妞儿,他是好男人,跟他走吧。我觉得大理不错,我准备留在这儿了。我是鬼,你是人,咱两八字不合。”

老王上前一把抱住纱丽:“你男朋友真是伟大!我爱死他了!”

“他是我一个人的,你再爱也没用。”纱丽哭了,抱住老王,“所以你以后只能爱我一个。”

 

命运给你开过多大玩笑,都不是伤害自己的借口。沉浸悲伤不过是麻木伤口,要想好起来,就要勇敢地站起身,拥抱更多的可能。命运有很多出口,别因为走错了一个岔口,就永远不再做出选择。

人生精彩纷呈,你要抬头看。

 

【南瓜粥】

材料:葱、青椒、大米、南瓜

做法:

1. 将葱、青椒切成丝,南瓜切丁,大米洗干净用水浸泡

2. 将大米倒入煮开水的锅里,大火煮开,小火煮15分钟,大概七成熟

3. 加入南瓜丁,再煮十分钟

4. 盛出,按自己口味加入葱花和青椒丝

 

本文作者:夏不绿Donna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王缘媛(小逗比)
()赞
2017-02-18 14:02:33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