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页 > 美文

其实我喜欢你

她以为时间会等人。

她也认为爱情会等人。

可他偏偏却选择不再等她了……

 

她失魂落魄地走进捷运里,就好像那躺在她黑色手提包里的红色喜帖一样,没了活力。

望了即冷清又少人的车厢一眼,她确定这是晚上十一点钟的捷运。

她抬起脚,车厢里随即出现一阵阵的‘叩、叩、叩’声。一旁坐着的人只要愿意仰起头,就会看见她穿梭在一节又一节的车厢里,似乎在寻找着某件重要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顿住了脚步,手里握着扶手,慢慢地落座在一位陌生男子身旁的空位。

她沉默地坐着,从左到右看,再从右到左看。她想,这个时候出现在车厢里,又和她一样着正装的人,都是刚刚下班正往返家吧!

这难道也错了吗?

他说,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她忍着喉上的哽咽问他,怎么样才算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他说,比如我想结婚,可是你不想。比如我想生小孩,可是你不想。

 


眼泪一点一滴不争气地脱框而出,越过她的脸颊,掉落在她的手心里……

这就是你不要我的理由吗?她手里紧钳着他递给她的红色炸弹,心里悲痛地问道。

他沉默了好半响,最后他望着她说,我已经三十了,所以对不起。

 

她用齿紧紧地咬着唇瓣,淡然地闭上了眼,无声地哭泣着,就像他不留恋地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一样。

是啊……他们都三十岁了,他们的感情也不知不觉地在仓促的岁月里走了五年。

只是她没有想过,她和他之间的情谊会在五年后便尽了。

 

他不知道,她和他其实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她和他一样,也想结婚,也想生小孩。

只是他们都没车没房的,难道靠着银行户口里的那几个零就真的可以不计后果地裸婚了吗?

她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对不起,她没那么勇敢。

 

忽地,她感觉到有人碰了碰她的手臂,她下意识地睁开了眼,只见她身旁的那位陌生男子递给了她一张纸巾。

她不免一愣。

她在车厢里流泪、哭泣并不是想要得到谁人的怜悯,但她还是接过了对方的好意,“谢谢。”

 

“在公司里受委屈了?”男子问了一句。

她看着眼前的这位男子,手里捏着他给她的纸巾,好笑地反问,“我的样子像是刚从学校里毕业的小丫头吗?”

“那就是为情所困咯?”男子依旧只说了八个字,但她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

她看了他一眼,也不明白自己为何有这样的举动——她打开了自己的手提包让他瞧一瞧里面的红色信封,“男朋友给的,不是前任,是现任。”

男子盯着她的眸子好一会儿,再一次从裤兜里掏出了纸巾。

这一次,他索性将整包纸巾塞进她的手心里,送了她这么一句话——“明天是全新的一天。”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便站起了身,说了最后一句,“我到站了,后会有期。”

 

*



他踏出了车厢,但并没有立即走向电动扶梯。

他等捷运开走了,他才缓缓地转过身,望着捷运穿過了大直的地下道并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十二年了,她没有认出他,可他却一眼认出了她。

 

他是她小时候的玩伴、中学的邻桌——老八。

老八这个称号的缘由,并不是因为他是家中的第八个孩子,也不是因为他的名字里有‘八’这字,而是他老爱说八个字。


他还记得他们十五岁的某一天,她用双掌顶着自己圆润的下颚,上齿碰撞着下齿地说着,老八,要是我们三十岁那一年,你和我都还未结婚,不如我们就凑合凑合?

如果换做平时的他,他会拿起一本书本,毫不怜惜地往她的脑袋K下去,然后骂她说,“不懂你的脑袋装啥!”

可是他没有。

他反常地说了两个字,好啊……

她闻言,乐得赶紧收回那一双撑着自己圆滚滚的脸蛋的手,然后拉着他的大手说,老八,我就知道你会答应!

 

在车厢里……

他顺着高跟鞋的走动声,他看见了她。

他和她已经十二年不曾见面了,自从他们高中毕业以后。

她虽然高傲地穿梭在一节又一节的车厢里,但他远远地就瞧见她眼底下那一抹落寞的悲伤……

 

忽地,她在他面前停下了步划,还坐在他身旁。

那一刻,他以为她和自己一样,都认出了对方。

可是她并没有理会他,静静地抱着手提包坐着,仿佛他们是陌生人一般。

 

下一分钟,他看见一颗泪珠子划过她的脸颊,他不免心里一蹬。

他倾身向前,微微地探窥,他见她闭上双眼,身子不停颤抖着。

他知道,她在哭泣。

 

他看在眼里,很是心疼。他从裤兜里掏出了纸巾,并用食指碰了她的手臂一下。

她转首望着他,他没看漏她眼底里的犹豫。但最后她还是接下自己的纸巾,还和他道了一声谢。

在这社会打拼了数年,他已经不再是那一个老爱说八个字的老八了,可是他还是用了八个字问她,不多也不少……

“在公司里受委屈了?”

她盯着他的眸子,终于笑了说,“我的样子像是刚从学校里毕业的小丫头吗?”

“那就是为情所困咯?”他依旧只说了八个字,试图唤醒她对自己的记忆。

可是他的希望还是落空了,她依旧没有认出他,反倒是打开了自己的手提包。

他将包包里的一切都看尽了,包括那一张红色的喜帖,只闻她说,“男朋友给的,不是前任,是现任。”

他的心一紧,十二年不见,她交了男朋友?

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感叹自己好傻……

他一直把她一句‘要是我们三十岁那一年,你和我都还未结婚,不如我们就凑合凑合?’放在心上。这些年,他为了她,拒绝了许多跟他示好的女人……

 

他再一次从裤兜里取出了纸巾并塞进她的手心里,说给她听,也是说给自己听,“明天是全新的一天。”

他抬起头,看了字幕提示板一眼,他已经坐过站了。他想,他也是时候迷途知返了,“我到站了,后会有期。”

 

十五岁那一年,她依旧和小时候一样懵懂无知。

十五岁那一年,他就已经清楚地明白她对自己而言,是何许人也。

 

他转回身,不再有所眷恋地抬起脚朝电动扶梯走去……


其实,‘好啊……’后面还有六个字。

可却被他一直埋在心底好多年——‘其实我喜欢你。’

本文作者:侨晴-Itxaro2755

只做自己。 久未写文。 想写就写。 不写就懒。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LENGMONVWANG
()赞
2017-02-19 00:02:20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