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页 > 美文

初玉

爷爷病逝,季初亦没有回家。

祠堂的大门紧闭着,我静静地站在门口。我跨不过的这一道门,挡着所有。

手中的香燃到了指边,我与这个家的联系,从此再也没有了。


抚着手边的玉镯子,上面轻微的裂痕划着我的手,证明一切都存在过。这是母亲套在我手上的镯子。

玉是上好的玉,触之生凉,像极了母亲。

我出生那天,便为那个原本美好的家蒙上了不幸。年长我三岁的小哥哥,也是这个家的长子,得了谁也治不好的病,在我出生那天死去了。

可这个家的不幸却没有就此停止。

在我七岁那年,我的父亲在外经商不顺,身心俱疲之下身死异乡。

我只记得那日的母亲瘫坐在床边,不住的颤抖着身体,大张的嘴无声的喊着父亲的名字,眼泪流进嘴里,却没有擦。

门外是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和各种嘈杂的脚步声。

我躲在门边,很怕,很怕。


也就是在那不久,母亲把一个翠绿的镯子戴在了我的手上。我很开心的晃着手去给爷爷奶奶瞧。奶奶一见我便立马疯狂起来,想要冲过来抓我,被众人拦着。

奶奶的嘴里喊着我这辈子也忘不了的话,她说“都是你,都是因为你,你个害人精,害人精,你还我的儿子,你还我孙子的命来,你滚,你滚,”

我还记得她的脸,清晰的记得她满脸都是恨意,一如昨日。

原来这一切的不幸都和我有关。

我渐渐的从下人们的表情里看出了些我还能不理解的事情。

我很迷惑。我不知道为什么奶奶不愿意见我,不知道什么叫一女比不得半儿。不知道爷爷为什么在每次看见我时无奈的叹息,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在自己一个人时无声的哭泣。

不知道学堂的小伙伴为什么要朝我投小石子,喊我是扫把星。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和我玩。为什么大人们会在我的周围指指点点,悄声议论。

原来我一直在不被认可中长大着,却要被迫在一刻突然明白了全部。


那一日我正路过婶娘家的门口,却突然被婶娘叫住。我知道婶娘在父亲去世后经常欺负母亲,也知道她是很讨厌我的,便想要假装没有听见想要逃走。却被婶娘狠狠的抓着。

“安儿,你的镯子呢”婶娘抓住我一只手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问道。

“忘记带了”我回答。

“哎呦,那可不行,那镯子是要防止你害人的,你怎么可以摘,走,找你娘去”婶娘说着拉我。

我挣扎着逃走,一口气不敢喘的跑到母亲屋里。

母亲正坐在床边,见我回来,便要起身拉我入怀里。我后退着大喊”娘,这个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要防止我害人的,是不是“母亲的眼里有惊恐。

我用力从手上摘下镯子,大声喊着“我不要戴,我不要戴,我不会害人,娘,我不会害人”母亲抬手却给了我一巴掌,之后把镯子戴回我的手上。我没有再哭,却忘记了呼吸。

第二天,母亲便向爷爷奶奶说明,要把我送走。

然后,在没有一个人反对之下,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二年的家。


离开之后,我知道了原来那镯子是家族请了法事,说我不详,克死哥哥和爸爸,以后还会害死家里人。做法事之后打了一块玉,来镇住我的不详。母亲从未像我说明过。

如此,便是如此吧。


之后的几年我生活的很好,没有人在防着我,在身前身后议论我。

我学业有成,生活安宁。

偶尔会忆起一些往事,但也只是往事了。


二十一岁,母亲去世。我离开她九年,再回她身边,已如隔世。

母亲依旧那时模样,静静躺在棺木中。我没有哭,一如父亲去世时那般不懂事一般。

爷爷把我叫至母亲房内,一切如旧。

爷爷把一个小小的匣子递到我手上。“安儿”

“爷爷,我不是安儿,我叫季初”我语气平和的说。

爷爷没有争辩什么,继续说着“你的母亲在临去世前,把这个盒子交个我。”

“你母亲她说,爸,安儿没有不详,或许不详的是我,我把她带到这个世间,却没有办法保护她。爸,安儿手上的镯子是我另差人打的,我不想要这污浊的东西玷污了我的安儿。”


”那又如何,她还不是将我送与他人,弃我而去“我说。

”她没有,家族的安排她改变不了。把你送走只是为了保护你,在这里,你只会受伤害“

”那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走“我不想相信。
”你的母亲是要为你的父亲守孝,不得不“爷爷最后叹了一口气。

”安儿,你走吧,这回你可以彻底的离开这里了。带着你的母亲,走吧“爷爷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在母亲的灵堂前,我依旧没有哭。只是静静的站着。

”母亲,如果你还在,哪怕你的影子还在,请看我一眼,我和你那么相像“


燃尽的香被风吹进了我的眼睛,转身,我是季初,再与这里无关。


我会记住那玉的初衷,原来是保护。

本文作者:花颜未落

浮生若梦只待洗净铅华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赞
2017-02-23 09:02:06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