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页 > 美文

今天的疯子,明天的仙儿

01

前几天乘出租车,开车的是一位女司机,车里很干净,上车后与她闲聊起来,我说她头发编的很好看,我就编不了这样复杂的头发,早晨时间紧张时往往是随意的把头发挽在后面便出门了。

 

她听到后说:“其实很简单啊,一会儿我给你演示一下你就会了,你们现在的娃娃脑子可比我们好使多了。……”然后又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像我们过去了,我们过去那都是一家有好几个孩子,照顾不过来;现在只有你们一个宝贝,我儿子刚去外面上大学的时候我每天都抹泪,他上学时候学习不好,总是不听老师的话有啥事非要按着自己的想法走,当时我们都觉得这孩子将来肯定不行,没想到现在混地倒也像个人了……”

 

她的经历是中国太多父母的经历,但是她的话让我想起乔布斯在1995年说过的一段话:“像那些疯狂的人们致敬。他们特立独行、桀骜不驯、惹事生非、格格不入,他们用与众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不喜欢墨守成规、不愿安于现状。你可以赞美他们,也可以质疑他们,但唯独不能漠视他们。因为是他们改变了这个世界,推动了人类的进步。或许他们是别人眼里的疯子,但他们确实是我们眼中的天才。”

 

最近在看德伯拉·L·斯帕在2016年最新著写的《技术简史》,从曾经称霸一时的海盗至如今以不可知速度向前发展的互联网,哪一个技术转折点没有几个“疯子”?就如同现在人们习以为常的移动终端,那是多少人在经历了鄙视、失败、困废后又竭尽全力坚持才发展至此的结果。

 

在1896年,意大利人古列尔莫·马可尼带着他的发明来到了英国,那是一个黑色的小盒子,他称他为无线发报机。“按照马可尼的说法,‘无线’就是指不需要电线的发报机。它只需要空气就可以把信息传送到数英里远的地方。”

 

而这在当时是无法想象的事情,除了他自己之外,能够接受这样事物的人极少。就好像大家都在用手机电脑的时候,你突然拿出一个比指甲盖儿更小的东西来,说这个东西可以展示出比电脑更大的屏幕,且对于信号的接受能力可以让你从北极各处随意连接至南极各处且不用花一分钱,然而你得到的除了嘲笑之外别无其他。

 

也好像夏天38度高温大家热得恨不得不穿衣服的时候,站在路边的你拿出一件看上去比冬日零下38度需要穿的羽绒服更厚的衣服,告诉别人穿上这个之后就会觉得清凉舒爽,或许在听到别人说你是傻子的时候还会听到他们说你是疯子。

 

当时的马可尼遇到的情况可比这些糟糕多了,当他跋涉千山万水带着满心希望来到英国后,“一个过分热心的海关官员抓住他的机器并把他摔坏在地上……”

 

你是不是疯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既有着与众不同的思想又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毅力。马可尼是这样的“疯子”,在坚持自己的道路上他从未放弃,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无线电时代”。

 

有一段时间最喜欢这句话:“我就是要做你喜欢也有能力但是却无法坚持的事情”。

 


(马可尼)


02

对于“疯子”,在最初作为一个异类出现的时候,总是不被人们所认同的。而我这里所说的“异类”并非夏天穿棉袄等精神失常导致行为错乱不同于常人之人,而是那些自己的想法异于常人(不违法不违犯社会道德的前提下),但往往能够通过打破束缚,自立规则,从而更快得到自己所求结果之人。

 

他们的想法建立在对于社会发展进程的准确把握上,正如《连线》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在1994年堪称巨著的《失控》上预言所指的事情之后相继出现的一样。

 

“疯子”的举动使其成为“异类”,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他们对于历史发展进程的有如天赋般的精确把握。而“疯子”也并不总是一个人,在不同的地方会有人做着本质上相同的事情,从这一角度来说他们实则往往是一群人。

 

例如资本主义在最初兴起的时候,用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姑且这样来说)生活的那群人,无论后世赋予他们如何高的意义式的评价,但在当时的社会境况下他们是不被接受的。

 

杰里·本特利(Jerry Bentley)在其具有开创性意义的著作《新全球史》中对此这样描述:“资本主义社会的转变是一个长期而痛苦的过程。当一个人放弃传统生活方式,拒绝帮助有困难的人的时候,他的邻居很容易把这当作自私自利,而不是什么经济上的审慎态度。因此,资本主义经济活动造成了深刻的社会裂痕,并常常以暴力的形式表现出来。”

 

纵观历史发展倒是可以见得“疯子”的出现是经常的事情,但终究达到心中所想目标的却是那些知道自己与众不同,但不害怕成为“异类”,且能够在异于他人的道路上飞驰的“疯子“。


(凯文·凯利)

 

03

我们似乎总是倾向于将自己淹没在人群中,甚至最大的生活理想也成为了在人群中做个一个默默无闻的“安静之人”就好。

 

当自己的想法有一点与常规不符与他人不同时,首先想的不是这样的想法反映了自己内心怎样的一种渴望,而是反思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出现了错误。自己本身所具有的创造天赋因为别人无心抑或有意的一句“你疯了吗”遭致了创造性的打击甚至毁灭,甚至没有力量反驳一句“你才疯了呢!”

 

而我们在不愿别人是“疯子”的同时又习惯了对别人的生活“指点迷津”。但在批判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之前,你是否经历过他的故事?


正如马克斯·韦伯(Max Weber)(与涂尔干、马克思一起被誉为现代社会学奠基人)所说:“我们试图为之提供历史解释的那些现象的特殊性质必须首先加以讨论。然后再评论在这些研究的框架内,这样一种解释可能具有什么意义”。(《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尊重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而不怕成为别人眼中的“疯子”,才有可能成为你自己。



我是木兮,若你喜欢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兮与你

我在这里等你,期待与你的相遇。

感谢相知。

本文作者:木兮Crystal

微信公众号:木兮与你。如果你喜欢,我会在这里等你。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倾城的羽虂
()赞
2017-03-02 13:03:30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