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页 > 美文

白夜叉——雪地上盛开的红莲花

那一刻,我靠在被战火烧尽枝桠的漆黑树干上,数着如山般叠在一起的同伴的尸体,一滴眼泪也没有流。              

                                                                                 ——题记


生长在战乱时代,很小便失去了亲人,我是一个游走在战火中以尸体为食的小鬼,没有恐惧,没有悲哀,破烂的衣物下,是一具早已不知什么叫做“人类”的行尸走肉。

什么也没有了,战火带走了身边所有的人,抬头看不见阳光,低头也没有绿意,哭得太久忘记了悲哀,见到太多鲜血我已不再恐惧,这个世界,突然什么也没有了,只有饥饿,无边无际的饥饿,吞噬一切的饥饿。

食物,食物在哪里?这里,只有尸体。

我拿出防身的尖刀,刺进一具女尸的大腿,有液体溅在脸上,顾不得擦试,一心盯着眼前的盛宴。没有鲜血,没有人类,眼前的一切都是黑白,模糊的世界,只有食物的世界。


声音,有声音向我喊来。

我擦了擦嘴角的液体,拿起尖刀,对准来人。

是人类。

面带笑容,拥有色彩和声音的人类。

他递给我一个馒头,和一把剑,笑容里带着某种融化一切的温暖,像太阳。

太阳让我拿起剑,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守护。

可我,还能守护什么?


跟着太阳,我离开了这方失去色彩的土地,头也不回。

紧握手中的剑,守护身边的人,日渐长大的躯体下,是一颗恢复跳动的心。

伙伴,同类,羁绊,我曾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直到战争之火再次燃烧在这边被诅咒的土地之上。

鲜血,战火,尸体,嘲笑。

守护了一切,却守护不了那颗太阳。

当太阳和繁星遭受同样的对待,恶魔逼迫我做出选择的时候,一种无力感充斥心头。

太阳微笑着,对我点点头,用他最后的光亮照耀了繁星,而我,背负起亲手杀害恩人的罪名,再不摸剑。


什么也没有了,我在失去太阳的同时也失去了繁星的守候。

那沾满鲜血的右手再无力拥有。

我变得堕落,废柴,整夜宿醉,嗜赌如命。

灵魂虽未折断,手中的剑却早已锈迹斑斑。

我为自己换了一把木剑,别在腰间,从不开启。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运气,我遇见了那两个小鬼,一个八婆,一个大胃,他们并不是太阳,甚至够不上繁星,也许仅仅是两颗不会发光的小弹珠,却意外地,让我重新拔出了腰间的那把剑。

不会离开,不会背叛,这两颗小弹珠是我失去太阳之后唯一的欣慰和期盼。

终于不再堕落,虽然我依然废柴,守护着两颗经常惹麻烦的小弹珠,再重的未来我也扛得起。


后来的后来,人们说我伟大,拯救了世界,解救了大家。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我拼尽所有守护的,只有这两颗小弹珠而已,当然,或许还包括其他让人心烦的小钢珠,小玻璃珠,小塑料珠......



握紧手中的木剑,我用身躯挡住身后所有的人,这一次,我谁也不要失去。

                                                                    ——后记


本文作者:苏卡卡SAMA

不做笼中鸟,不为井底蛙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情场一个刽子手
()赞
2017-03-25 18:03:10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