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页 > 美文

因为胖


因为胖,他们不爱跟我玩,从小在家门口到厂房的路上,我都是被远远抛到最后一个,一眨眼功夫人都不见了,这时我会哭着脸走回去,在妈妈面前大哭起来,当然很多时候,我拖着眼泪回家,爸妈都不在家,我只好迅速收回眼泪。我因为胖,整个童年很自卑,别人上到五楼,我估计还在三楼苦苦挣扎,别人吃一碗饭就饱,我会吃上三碗,家里人不会拦着我吃——小孩子正在长身体,会趁着放学和爸妈下班的这个空隙,跑到厂房周围玩,他们通常是不愿意带我的,“我走路的时候活像个水桶在柏油路上滚,远处看起来”,这是小伙伴形容的,“死胖子,死胖子快过来”,他们停在远处对我大喊道,有时候我会跑过去,但是直到后来我听清在喊我什么的时候,我就没有再过去,他们假装等我一下,转过头便会一溜烟地朝目的地跑去,玩得大汗淋漓之后,我的耳边会弥漫出,“今天又在哪个水泥门后看到新奇的东西,那片池塘有什么样子的新奇,小强今天没有穿内裤。”

 

而他们又是不敢玩的太尽兴,但离开学校,就像是一群脱缰的羊群,再说也没有人能在这三十分钟里面管自己,就成了大家肆意欢腾的玩耍,不敢玩的太尽兴的原因很简单,你身上冒出的热腾腾的汗液便将自己出卖了个精光,爸妈一检查出来,就会立马给你颁布“软禁”。

 

还有种可能性是属于自找死法的,有一次他们玩的太尽兴以至于将时刻印在脑中的时间给忘记,忘记只不过是因为拐角处的小店没开门,每每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偷瞟一眼,挂在大厅的时钟,还没到五点半,可以再玩一会。第二天,一群人通通被“软禁”不给再出去玩。

 

因为我胖,所以逃脱了这场门禁风波,夏天的风伴着拖沓的夕阳,正好落在了回家的路上,妈妈下班后见我作业做好,带我出去溜达,顺着这一条路,多少家灯火通明,而我看到的不是这明亮,“叫你们不带我玩”,小强和风子趴在客厅桌上抓耳挠腮,马萱和小雨在台灯下低头的模样,这些通通被我看到了,心中窃喜的同时,不免嘀咕着,“因为我胖,他们不带我玩。”就没有多少开心。

 

突然感觉,一群人在家里惨遭父母的“软禁”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总比一个人好。

 

虽然很多时候,我都明显发觉到自己的胖,但这并没有给我的童年带来多少不开心,他们不带我玩的原因,只是在短短的三十分钟时间,我都没跑到目的地直接拖了他们的后腿,来回这么一跑,爸妈也就下班了。让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因为胖而自卑的是,红着脸写下自己人生中第一封情书,迟迟不敢“寄”给那个女生。

 

“我喜欢你。我也喜欢哆啦A梦,你愿意跟我一起看吗?”落笔时,一个个圆滚丰满的字几乎占满了印有单位红头的白纸,好几十只小鹿在乱窜的同时,心中涌出了确信的疑惑声,让我不要去表白。“因为你胖,女孩子不可能同意,甚至会一眼都不看,你们就不能在一起继续玩了。”最终,写好的信被搁置在了抽屉里。

 

在我纠结又害羞到耳根发红的几天,妈妈每天都会给我烧一顿红烧鸡翅,肉圆豆腐汤,肉末茄子,我实在抵挡不了美食的诱惑,“谁叫我是胖子呢”,鸡翅不吃完最后一根我都不会罢手,舔干净手上香甜可口的油汁,内心又会挣扎一番,“胖子,你就是死胖子。”

 

在回家的路上,我都会特意地绕到她家,看她有没有回来,大门紧锁着,我便会想着,她是不是又跟他们一群人去玩了,“我好想跟他们一起玩”,被他们甩到最后一个,我没有哭着回去,慢慢吞吞地朝老地方走去,而当我到了,一个响亮的声音传过来,“死胖子,才来”,小强迎面过来,“风子,去看看小卖部的时间。”他们确实已经玩了很长时间,要走了。顺着众人的眼光,我一眼锁定了马萱,我不敢再望她第二眼,这是在我写下这封情书之前没有过的。

 

 

经过很多天,跟自己内心的狂轰乱炸之后,终于说服了自己,去跟马萱说。我没有敢说,毕竟自己长得胖不是高瘦的帅哥,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把情书扔到她的桌子里。扔情书的时候,我再三回头,确信情书已经进到她的书桌里,但每次回头却又是充满胆怯的,生怕这个秘密被别人知道,确保情书已经到她的抽屉中。

 

可是这个秘密只有天地我知,你马萱也会知道,可在那一天过后,我就觉得全世界都知道了。小强对我会心的一笑,“你小子要减肥了。”现在看来很简单的一句话,当时经过大脑的深加工,变成了“你小子要减肥才能追上马萱。”风子没有来抢我的辣条和肉松饼,像个大人一样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零食不能多吃,要按时吃饭。”我心中发毛起来,好像全世界的灯灭完了又被人为的点亮——我就说你太胖了,人家马萱不喜欢你。因为他们以前都是在说我是多么胖,从来没有这样劝慰我,想这么多也是难免的事。

 

我真的很害怕,被他们知道我喜欢马萱这件事,不,我是恐惧,他们一定会知道马萱要是拒绝我,原因肯定是我长得太胖了。会笑我一辈子。

 

我在心里,不断重复又确定着,“你这个死胖子。”一回到家看到满桌子的饭菜,和充盈着脂肪的肉类,一滩又一滩的油脂像是在我的肚子上打着架跳着舞,令我寝食难安,我揉了揉肚子,“好多肉啊。”这一次哭,真的因为嫌弃自己太胖了。

 

小强喜欢小雨,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他们成了我们那个年代最般配的情侣档,在学校里,我们时常会用,老师来了,来吓唬他们,这时候小雨会吓得抽开被握着的手,就像是狼来了的故事,第三次的时候,小强便不再相信我们,下课时候,跑到小雨座位上来,握着她的手,而那一次他的不信任,让他被叫了家长。老师却信任了小雨,在他们眼中学习好的学生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肯定是小强捣的乱,大男生光天化日之下牵女生的手。

 

小强避免不了回家受一顿骂。爸妈自然没有想到早恋这个问题,六年级的孩子怎么会。小强说,她手冷,我只是想给她捂一捂。大夏天的哪有人手冷,可这个解释竟然浑然天成的一般,骗过他的父母。

 

之所以被评为最般配的情侣,是因为,在我们那个不是动画片就是游戏王纸牌的时候,小强已经把视野扩散到每段悠久的中国历史之中,而当每个女孩子都开始发觉自己的美丽时,小雨捧上了一本本厚厚的琼瑶原著看得津津有味。但是,原因并不是这些,在我们还没发育时,就已经生成漆黑粗壮,浓郁的森林覆盖着他的下体,他成了最男人的一个,浑身无不散发雄性光芒,而小雨是我们班最早来月经的,而且我一度以为成熟的女生是那种瘦得皮包骨,比如小雨。

 

他们私底下跟我们在一块时,表现的浪荡而又幸福,他们两在一起似乎什么低俗的话都能说出口,还讨论得妙趣横生。

 

在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没有在意客厅门有没有关上,家里灯火通明,外面的路上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里面却看不见外面。我一丝不挂地坐到沙发上,扫到肚子上,堆起来的一滩肥肉,嫌弃地用手捏了捏,顺着往下看到,还没发育如几颗蚕豆小的地方,瞬时换上了内裤。心里面有百般的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而过了很多天,似乎给马萱的情书也沉入了海底没有收到任何音讯,我再对望她的时候,两人的眼光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我却没敢说出来,这是怎样的滋味和转变。我和小强小雨三人一起走在路上,由于扫地的原因,很迟才回去,也没有再到哪里去玩。“听说你的下面很小。”小强推搡着我的肩膀,小声地朝着我说,随后发出诡异的大笑。先前我还没听明白,之后反应过来,“再说我打你。”我似乎被揭开了一个伤疤,顿时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看着旁边的小雨也笑了。

 

“你不能再胖了,看到你光着身子时,胸都垂到肚子上了。”小雨说,或许她看了很多书和经历了早恋,说出这种话,显得比同龄人更为不害臊。我被别人窥探了全身,由内而外,一点都没有保留,我的肉就这样白花花地被暴露出来。我难过地哭着,连争辩的力气都没有。

 

“你这样,马萱是不会喜欢你的。”小雨随后又说道。这会我真的像是整个人倒在血泊之中,最后一根希望的狗尾巴草都被狠狠地扯掉。而这个秘密被我藏在心里很多天,突然一天暴露出来,像是我的肥肉,忽然被公众于世,我难以接受,像是我的两根软肋被联系到一块,然后被所有人嘲笑,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

 

回到家,我没有吃一口饭,面对整桌的红烧鸡翅,肉圆豆腐汤,肉沫茄子,我竟然一点食欲都没有,接连很多天都是如此,尽管妈妈换了不同的菜色,我还是没有吃。我多想拿一块电锯,将身上的肉直接切走。

 

为此,我哭了很久,久到我都忘记了我瘦了多少。

 

可是到后来,我几乎忘记了这件事后,抽屉里被塞进了一个玩具——哆啦A梦,还有一封信。

 

“死胖子,我喜欢你。”我打开信看到第一段方方正正地写下这几个字,心顿时被提到嗓子眼。那个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谁会跟我表白,我这么胖。我克制着即将跳出来的心脏,接着看了下去,“我会和你一起看哆啦A梦。”署名上写着马萱两个大字。“哆啦A梦是一只蓝胖子啊。”

 

那个时候,我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明亮了。我又继续哭着,减了所有多余的肥肉。

 

现在我和马萱已经在一起七年,从小学一直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如今大学。期间我们为种种琐事而闹分手,我们熬过了所有学业中的春夏秋冬,又继续开始着一段崭新的异地求学之路。我们之间没有依靠誓言而维系成的时光,只有当她说,给我摸摸你的肥肉,我觉得经历的一切苦难都不算什么,我愿意给她捏。

 

她后来对我说,如果不是因为我胖才不会跟我在一起。她也胖。而只有马萱心甘情愿跟我一同胖下去。

 

一个人的胖很孤独,两个人胖才是幸福。

本文作者:两脚羊

微博@Young汪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玻璃破碎心已碎
()赞
2017-05-21 15:05:40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