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页 > 美文

最美的时光

 

文/浮光

图/来自网络

 

 

  贝航是转校生,话不多,没有校服被勒令穿白色运动衫和黑色运动裤。记忆中就是这一身,跟贝航的第一句话是让他交作业。很乖,工工整整的,连涂改都没有,名字写的洋洋洒洒很是风流。她没有说话,转身就走。贝航从后面叫住她,“哎,考试卷纸什么时候发啊?”

 

  "哦,还不知道,我帮你问问吧!”

          

 “谢了!”灿烂如阳光的笑容,她也笑了。她刚要走,又被叫住了。“哎,那个,不好意思啊,你叫什么来着?”大大的个子,不好意思的挠着头,他很白,阳光照在他身上散着淡淡的金色很是好看。她白了他一眼,但还是微笑着把名字告诉了他,“我叫裴夏。”

        

  她就这样和他认识了,没有过多交流,交作业、收卷纸。她的数学成绩在全班是数一数二的,作为文科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老师拜托她和其他几位同学在自习课时为大家讲题。贝航虽然是男生但是数学并不好,但他很勤奋,总是问她问题。这样就熟悉起来了。有其他人数学比裴夏好,但是贝航都不会去请教,大家久而久之就拿他们开起了玩笑。其实贝航是因为别人没有她那么耐心和好脾气才总问她的,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大家这样说他也没办法。

       

  只是那个时候自己太自作多情吧,裴夏这么想。没有什么男生会喜欢她这种胖胖的,脸上有着青春痘的,总那么两件衣服来回换的,只学习的女生吧!可是她很喜欢别人把自己和贝航联系在一起,仿佛是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一样,原来自己也是有人喜欢的。

       

   直到有一天,她不小心听到了这样的言论。

       

  “咱班贝航真是有眼光,居然看上裴夏,天啊,这个世界疯了。”

  “你可拉倒吧,也就大伙这么说,人贝航不一定这么想好吧。”

  “他要是真看上裴夏我去死好了,人倒是挺好,没什么说的,就是,哎,她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吧!”

   “人家是学习的料,其他的都是浮云,有能耐你拿自己成绩跟人家的比比!”

   “我干嘛要拿自己弱项跟她的强项比啊,有能耐跟我比比外表好吧,这我可是有自信。”

   “拿她跟谁比谁都有自信好吧!”

           

  真的那么难看吗?裴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凌乱的头发,不加粉饰素颜的脸,痘痘很多,肥胖的身体,好像是真的。她在这个世界上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忍”。她这么做没什么其他的目的,就是想平平静静的过生活。她相信了没人会喜欢她的事实。可是真的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她走到学校老树下,软软的坐了下来,哭吧,这里很安静没人看得见。她告诉自己。泪也就真的这样落了下来。她把头埋的很低,像是丢失了翅膀的天使,缩成那么一小团。

         

  “裴夏?”她猛地一惊,没有动。

  “裴夏你怎么了?”声音不依不饶,她埋着头,不肯抬一下,她不希望别人看见她哭。

  “我没事,你走吧!”

  “你别闹,告诉我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没事,真没事。”

  “够倔的啊,有意思。”居然还笑话她。

           

  裴夏破罐子破摔的抬起了头,“贝航,你是没事闲的吧!我都哭了你还笑话我。”

  贝航笑的更灿烂了,“哎,你要是告诉我为什么哭,我就不笑话你了。”

“哎呀,我真没事,就刚才撞树上了,挺疼的。”

  "哈哈哈哈,不是吧你,比猪还笨啊!哈哈哈哈!”居然笑得还前仰后合。

“死贝航,你有病是吧,我不给你讲数学题了,也不知道谁笨,一天老拿五岁小孩的数学题问我,还一脸懵懂。”裴夏撅着嘴,抗议着。

 “好好好,不气你了,真有意思。不过你以为我傻啊,撞树这种理由你都能编,真厉害。”一本正经的样子。

 “没事,你回教室不,不会我回啦,拜拜!”说完就跑,没什么的,裴夏,等高中一毕业你就去改变,让他们最重要的是他,看看,你是一个美丽的存在。

 “嘿,这损孩子,等我会儿。”

         

  贝航那个时候很清楚裴夏一定有什么伤心难过的事,他觉得裴夏的性格太过于软弱,总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谁看了都想欺负,可是又好像并不是没有原则的忍让,但还是觉得她让人想保护,是可怜或是同情吗?他自己分不清,也懒得去想。其实很少看到裴夏哭,印象中她就是一天总傻笑的傻大姐形象,仿佛世界是那么美好,没有任何的情绪能够影响到她。看到她匆匆跑过的身影,赶进跟了上去,真的假的不说,别一会儿又卡楼梯上了。

       

  学校举行小品比赛,她是写剧本、导演小品和出演小品的最佳人选。很忙,有些焦头烂额,班级里大部分都是女生,不爱表现,像她这种不计形象表演的放得开的人很少,怎么凑也凑不齐人数。要放弃吗,文科班几个班因为怕耽误学习已经放弃了,只有他们班还在坚持。这是因为她曾经的小品邀请过全年级18个班级的班干部来看过,那次被赞美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有人在公交车上还主动说,什么我看过你演的小品真不错之类的。那是她最自信最辉煌的时候了。现在被报到学校,文科班必须出一个班级比赛,那么就只有他们班了。

    

  她求了很多人,没有几个愿意的,愿意的又没几个她满意的,剧本是定了,却让文艺委员否了。不得已的,裴夏去求了贝航,贝航写的一手的好字好文章,放那可惜了。这是文艺委员的原话,可是她自己又不去求,是因为贝航不是第一次拒绝了。按文艺委员的说法,她和贝航关系那么好,她去求一定好使。只是裴夏因为听到了那些说她难看的话,不想自己在成为别人茶余饭后讨论的对象,正是能躲就躲他的时候。她是极不情愿去做这件事的。

   

  “贝航~,那个,那个,我跟你说个事呗!”

  “说啊,这么客气。”贝航看她一脸的不情愿和不好意思,估计是剧本的事。

  “那个,能不能请你帮我们写剧······,”

  “打住吧你,我说了我不写,现在本来就要月考,还整这些没用的,你脑子进水啦,什么东西重要什么东西不重要你分不清啊!”看她整天为小品比赛发愁,他就有火,本来这就是文艺委员的活,倒是拜托她帮忙了,也不能全揽自己身上啊,她倒是实惠。

  “哎呀,你就当为班级做一下贡献嘛,这是为了全班级的荣誉啊!”她极力的争取。

    "我没有你那种伟大情操,你就是闲的,该干活的不干活,不该干活的倒还争着抢着!”

    

   文艺委员噌的站了起来,贝航的声音大,整个班级都听见了,谁都知道这是文艺委员的活,这话里话外不是说她还会说谁。“贝航,你什么意思你,我怎么不干活了,瞎了你的狗眼你看不见我干活,你家夏夏多干一点你就心疼啊,什么玩意,真是谁家的谁心疼,不知道自己长什么德行,左勾搭一个又勾搭一个,还找个靠山,我呸,真他妈恶心。”

   

 “你他妈的再说一句,你给我试试!”贝航最受不了班级里这个文艺委员,不干实事不说,这个女生的嘴最不干净。

“有能耐你就打我来啊!”

“你·····,”说着就往前冲。

“贝航,贝航,别,别······,”大家都劝他不要跟一个女生计较。看着旁边默不作声,只是抓着他衣角不放的裴夏,可怜兮兮的样子,他一下甩开了所有人,冲着裴夏喊:“你聋啦,她刚才骂你呢,你没听见啊,装这么可怜有什么用,她能因为可怜给你赔礼道歉啊,我他妈就看不惯你这样,你说话啊?”

    

“你有病啊,我做什么事与你有什么关系,用你管啊,你是我什么人啊,我用不着你来可怜我。”所有人都看着他们,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急忙甩开了贝航跑了出去。贝航的拳头砸向了窗户,“去你妈的!”玻璃碎了,女生们的脸都吓的惨白。

     

  裴夏的好友们都跑出去找她了。还是那棵老树,还是那个午后,还是哭泣,只是情况比上一次更糟,原来她就这么可怜,这么让人瞧不起。

    

   其实她和贝航确实挺像高中时代的情侣,她是贝航心事的倾听者,夏日傍晚总能看见她捧一本杂志坐在篮球场看台边,身旁是冰的矿泉水和毛巾,他总是在打完球后接过她的水和毛巾,理所当然的和她一起利用剩下的时间散步聊天,那个夏天她喜欢上了他送的冰淇淋,之后冰淇淋成了裴夏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直到现在。很多习惯都是那个时候养成的,阳光午后,肯德基的雪顶咖啡,相互交谈的美好。他们有很多共同的喜好,他们都喜欢看书,就一个作者能够谈好久,他们会为了一个作家的写作风格吵架,不过之后都是他赔礼道歉。一道数学题,他们会比着谁先做出来,往往都是裴夏赢,他会送她笔啊,本啊什么的,有一个本子是供她完成梦想的,第一页写着“梦的筑造”。裴夏有很多心事也都与贝航分享,只是她那小女孩的想法总遭到贝航的鄙夷。

   

   他们最美好的时候是在运动会,裴夏在练习队列的时候脚扭到了,是贝航硬把她背到了医务室。裴夏不能够出席队列了,她坐在看台边,为他们加油,贝航在前面带队看见她还不忘冲她做鬼脸。贝航是班里唯一一个第一,男子100米,原来他跑这么快啊,裴夏有点目瞪口呆,贝航狠劲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怎么样,这个我比你强吧!”笑得是一脸灿烂。

  

   现在想起来这些,裴夏只觉得难受,心里仿佛有一块巨石压的难受。

     

  “夏夏,你跟航哥怎么了?”好友关心的问。

    裴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凭什么可怜我,凭什么瞧不起我啊?”

     

  没人能解释,这件事之后,她再没跟他讲过话,他跟她道过歉,送这送那,可是裴夏都没有再理过他。除了必要的交作业之外,再没其他的交集了。直到贝航的母亲来学校办理转学手续,她被老师要求带他妈妈去校长办公室,她和贝航在校长室门外。

    

  “我要走了,你总要跟我说句话吧?”

     裴夏慢慢转过身,“走好!”还是说完就走,没有回一下头。

  “还那么倔。”

 

  之后,贝航走了,裴夏跟文艺委员也结了梁子,八卦的人仍会在茶余饭后提起这段似有若无的感情,甚至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文艺委员会刻意提起,讲一些让人很不舒服的话。但是能忍是裴夏最大的特点,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裴夏相信时间会抚平一切的伤痕。为什么不接受贝航的道歉呢?其实裴夏不是没有原则,她从来不太喜欢成为众人的焦点,那一次她的恐惧达到了极点,她最怕跟男生有什么,朋友说她换了男生恐惧症,也许吧,反正她更讨厌别人可怜她。她不需要,被骂也好,被欺负也好,只是她自己一个人的事,与旁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很在乎贝航,连贝航都看不起她,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贝航走了,高中时代与自己最好的男生走了,也许再也遇不到了吧!

    

  在大学里,她遇到了第一个对她说喜欢的男生,也对除了贝航以外的男生投去了爱慕的目光。她知道那个时候也许对贝航是喜欢的,但是却并没有在男朋友身边时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反而却是一种自然到理所应当的感觉。贝航要来看她,不知道他变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比那个时候更高了呢,更壮了呢,或许他也有女朋友了吧?

 

  她这么想着,嘴角微微的扬起,看着窗外,今天的天气真好。

本文作者:青春痘

我的青春痘没有因为时间而散去,所以说我的青春也不会散去。。。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二逗子
()赞
2017-05-27 05:05:53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