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页 > 美文

短发素简


 

 

 

 

文/尔曦

图/来自网络

 

 

 

浅深在第N次看完一本喜欢到百看不厌的小说之前,言墨发来信息说台风要来了,关好门窗。那时的浅深正看到情节鼎沸阶段,根本无暇顾及言墨在信息里说了什么。在零星几眼瞄过短信之后,大概隐约知道是台风要来了。

 

然后在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当浅深终于把不算太厚的小说看完了,把书随意往床头一搁,慵懒的耙了耙她那头早已接近稻草的长发从房间走到小客厅的时候,整个正要打哈欠的,嘴巴张着的表情凝固了。

 

靠近窗口的绿色小沙发已全湿透,原本是浅绿色的沙发,因为雨水的浇灼,此刻是深绿色的,窗边的,一向是浅深大爱的雪纺料窗帘此刻正像是低耸着脑袋,湿漉漉的粘成一团。木制地板就更不用说了,像是遭猛烈的暴风雨袭击过后留下一片雨水的狼藉。

 

浅深慢慢合上自己的嘴巴,搞笑的眨了眨眼睛,用几秒钟确定这一切是真的之后,转身跑进去房间,捡起刚刚被她随意扔在床上某一角落的手机,言墨发来的信息界面还没有退出,上面赫然用浅深自己设置的少女黑色字体写着:“台风要来了,关好门窗。”

 

浅深绝望的闭了闭眼,深深的哀鸣一了下。

 

关好门窗。

 

门她是关好了,窗呢?除了自己房间的,其他的窗口都是大大敞开着的,像是为了欢迎在夏季,不久就会来一次的台风。

 

可是浅深想着,这欢迎的代价也太残酷了。

 

想着这房子的真正主人,也就是言墨回来之后看见此般此景,这让她这个借助者如何自处?

 

之后,在用几分钟时间看完家里全部狼藉的浅深,只能认命的拿起抹布,拖把,尽她一切的可能把房子收拾干净,虽然说不能百分之百的像从前,但她真的尽力了。

呃,除了,除了客厅的那张浅绿色沙发。

 

浅深有些绝望的看着那张此刻颜色深浅不一,水纹东一块西一块惨遭雨水蹂躏的可怜沙发,此刻正一筹莫展。

 

早知道就不用吹风机吹了,把水吹散了之后,就形成一块块的水纹了。这算是自作自受吧,浅深悲哀的想着,再一次认命的拿起手边的手机,给言墨发了个短讯:“哥们,我可能把你家一样不怎么重要,是真的对你来说不怎么重要的东西给小小毁了一下,就一下下而已。”打完这些文字,浅深想了想还在后面添加了一个大哭的表情,表示自己真的因为这件不怎么重要的东西被毁了显得很难过的样子。

 

 

 

收到浅深的短信时,言墨正准备过安检。

 

在经历完人生最重要的高考之后,言墨便独自一人去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城市走了一遍。而跟言墨所不同的是,浅深却是因为填志愿跟家里人产生了分歧,发生了矛盾,一气之下便逃荒似的找到言墨家,美名其曰是在言墨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帮他看房子,实际上就是跟家人闹了别扭,拉不下脸回家里,把言墨家当作唯一的落脚处。在浅深想来这是一举两得最好不过的办法了。即可以躲避家人,又可以帮言墨看房子,现在的入室盗贼可是猖狂的很。

 

在看到是浅深发来的信息,言墨便也就在距离安检窗口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待言墨看完信息便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在心里很是纳闷:不重要的东西?他家里还有对于他来说不重要的东西吗?难道是垃圾桶?

 

慢慢移了移短信,在看到最后一个大哭的表情之后,言墨又笑了,这真的是浅深的作风,直白,带有些自己的小可爱以及有时候的自以为是的小聪明。言墨敢保证,此刻的浅深会哭那才怪!

 

言墨想起第一次见到浅深,是在他高一转校到浅深他们班级的第一天。那时的浅深是班长。当言墨自我介绍完之后,便听见老师叫了班长,但是奇怪的是,等了很久言墨也没有看见那个被叫的班长有站起来的迹象,更是好奇的往班级四处看了看,而在叫完人没有得到回应的老师早已尴尬的铁青了脸。

 

最后是在底下同学一阵窃窃私语中,坐在最后一排原本睡的正熟的班长也就浅深,才姗姗来迟般的站了起来,还无所顾忌的伸了伸懒腰。

 

那是言墨第一次看见浅深,大大的眼睛因为刚睡醒而显得有些朦胧,小巧的脸蛋,因为趴在桌子睡觉还压红一边,然后是一头长发,前面的刘海可能因为睡姿的关系,有几根正调皮的翘着。

清秀,干净,是言墨对第一次看见浅深在内心里默默想到的词。

 

然后便是在老师的安排下,浅深成了言墨的同桌。在之后的相处里,言墨是十分懊恼以及疑惑外面看起来清秀,干净的浅深为什么是那么的,那么的,不清秀跟不干净呢?

 

从回忆里回过神来的言墨,看了看手表,知道是差不多要登机了,来不及回复短信,便匆匆忙忙的把手机塞进了上衣口袋里,提着小包的行李便进了安检的窗口。

 

而在家里一副不安等着言墨回复短信的浅深,在等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等到只言片语,内心的忐忑情怀也就更加的剧烈了。在心里默默的把言墨骂了好几遍之后,看着颜色有些怪异的沙发,看着看着就困顿了起来。

 

浅深想着,这可不能怪她,昨天看动漫看太晚了,早上又早早起来看小说了,这点钟会困是正常的。嗯,对!是人之常情。这样想着,浅深便也心安理得的往那张原本浅绿色,现在变得深浅不一的沙发舒服的一躺,便进入梦乡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当言墨打开家门满室黑暗,错愕的一下,想着说浅深是不在家吗?

 

有些疑惑的开了灯,在灯光亮起的那一霎那,言墨便看见正蜷缩在沙发上睡得正熟的浅深。言墨有些哭笑不得的把行李往地上一放,换了室内鞋,步伐轻盈的朝熟睡中的浅深走过去。在看完了浅深还是紧闭着眼没有要醒来的迹象,言墨便被沙发上的,一块深一块浅的颜色惊吓到,突然恍然大悟起来,想起上飞机前收到的那条短信,言墨再一次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这就是她说的,对他来说不重要的东西。

 

说到这张沙发,可是浅深亲自去挑的,只不过付钱的是言墨罢了。

 

言墨记得浅深跟他提出要帮他看房子的时候,他真的是实实在在的被吓到了。对浅深,同桌了将近三年的言墨是了解她的,就一标准的女土匪。别看样子长得清秀文静,浅深霸道起来的样子那可是吓人的很。

 

就说说这张沙发吧。因为跟父母生活在两个城市的言墨,因为转学太晚了,也申请不到学校里面的宿舍,无奈之余只能自己租了个价位还算能接受的房子。房子里基本的家用电器都是屋主提供的,但是客厅的桌椅什么的还是要自己购置的。所以在言墨搬家不久,浅深住进来不久,他们两就一起去购置家具了。这张浅绿色沙发便是那个时候浅深亲自选的。因为沙发面积不大,材质柔软,重点是沙发的颜色还是浅深喜欢的浅绿色,所以在浅深的软磨硬泡下,言墨终于是点头同意了把这张怎么看都很有女性格调的沙发买回家了。

 

此刻的言墨俯着身子,定定的看着浅深安逸的睡脸,不自觉心里的某个软柔深处似乎是被触动了,不禁抬起手拢了拢浅深耳畔的碎发,眼神不禁深了几分。

 

不重要吗?

 

浅深可能是不知道,对于言墨来说,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都是弥足珍贵的。

 

在浅深第N次翻身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还没有醒来的迹象,言墨只能无奈,又有些宠溺的倾身把浅深轻轻的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去。浅深是偏廋的身材的女生,那点重量对言墨来说有些偏轻了。言墨想着浅深总是不按时好好吃饭,日夜颠倒的生理钟,让她看起来有些苍白,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看着她此刻比起平时张牙舞爪显得安逸的睡脸,心里又柔软了些。

 

这个女生,这个看起来长得清秀干净,实际上大大咧咧一副土匪样子的女生,是他喜欢的,是他言墨一直默默喜欢着的。

 

 

 

在报志愿的前几天,浅深终于是包袱款款的回家了。

 

在言墨的劝说下,浅深也同意了家人的想法留在本市上大学,而放弃了她自己喜欢的在异地的学府。这对浅深来说可能是遗憾的,但想起言墨信誓旦旦的跟她说他会跟自己在同一个学校,可以的话还能是同一个专业。想到这里浅深也就妥协了,怎么说在陌生的大学里面有一个自己知根知底认识的人也挺好。

 

在去大学报道的前几天,浅深瞒着家人,偷偷的跑去剪了个清爽的短发。用浅深的话来说,短发比较适合她,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般适合她。而看到一早出去明明还长发飘逸瞬间像是假小子短发的女儿,浅妈妈除了错愕外眼神还是充满赞许的,原因在于浅深是及其懒的一个人,顶着一头长发也不见她像其他女孩子般爱美的打理,都是起床就拿点清水抹抹头发就得了,梳子也少见她拿过,所以在浅妈妈看来,短发反而好,看起来舒服也干净。

 

而言墨在新生报道的那天,在学校门口看见提着大包小包顶着一头短发的浅深,足足愣了好几分钟,直到浅深大大咧咧走到他面前把手上的行李往他砸去的时候,他才回了神。想着没错了,他没有认错人,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留着短发,眼睛大大的,是自己认识的,像女土匪的浅深,没错了。

 

后来,言墨记得那天,他小心翼翼的问浅深:“你是表白失败了还是被甩了?”

 

那时的浅深一副鄙视的看着言墨:“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吗?你觉得我是有那种‘断发断情’少女情怀的人么?”

 

言墨想了很久,看了看浅深,突然很笃定的摇了摇头,下一秒浅深恼羞成怒的巴掌就扇过来了:“你能不能别那么诚实!”

 

那时言墨看着浅深张牙舞爪的表情苦笑,如果他真的够诚实就好了,如果他真的够诚实,就可以对着她把所有喜欢的心情说出口了。终究,他还是一个不诚实的人,对自己不诚实,对浅深也不诚实。

 

接下来的日子,就像所有刚进大学的新生一样,言墨跟浅深就像是在大学的海洋里带着泳圈摸索的旱鸭子,对什么都惊奇得不得了。而浅深大大咧咧的性子也一下子就跟宿舍的同学打成了一片,看着比较深沉的言墨也就有些不合群了,一下课就跑来找浅深吃饭,也没见他跟宿舍里的同学有什么交集。

 

这时的浅深总是用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对言墨耳提面命:“孩子,你得融入集体啊,要有集体荣誉感啊。”

 

那语气,那表情可真的是很到位,每次都惹得言墨想笑又怕被浅深抽的样子,难受的很。

 

渐渐的,因为参加社团,浅深开始忙碌了起来。总是在言墨找她吃饭的时候,她还在忙。浅深原本就是迷糊的人,现在一忙起来饭也顾不上吃是时常有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反复发生了好几次,渐渐的,言墨也开始不怎么找她了。

 

这样的日子就这么持续过了几个星期,在接到信息说原本定于十月份的军训要推迟了的信息,浅深开心得不得了,对于运动白痴浅深来说,这是及其好的一件事情。终于脱离了社团忙碌的浅深这时才发现她有很久没找言墨吃饭了,那天中午便心血来潮的跑到男生宿舍楼下找言墨,事先也并没有只会言墨。

 

在宿舍楼下左等右等也没见言墨出来,这都快接近十二点半了,难道言墨是打算待宿舍里不吃饭了?浅深知道的,今天早上言墨是没有课的,这会儿不在宿舍难道是出去了么?

 

就在浅深碎碎念的时候,言墨正跟班里的一个女同学从外面走来,两人指手画脚的有说有笑,浅深一个回头便看见了他们。有些闷闷的看着没有发现她的言墨正笑着跟旁边的女生说些什么,那女生像是很开心的捂嘴笑了起来。

 

做作!

 

浅深看着那个女生在心里不满的说着。

 

长发,裙子,捂嘴笑。

 

原来言墨喜欢的是这样的女生啊。

 

浅深低头看了看自己,白色的t恤,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脏兮兮的白色帆布鞋,还有顶着一头今天早上起来还没有梳理过的短发,瞬间有些沮丧了起来。

 

而专注于谈话的言墨没发现站在角落的浅深,越走越远了。被忽视的浅深瘪了瘪,这下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闷闷不乐一整天的浅深,在接近宿舍关灯时间还有十多分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拿着手机走到阳台给言墨打了电话。

 

“喂……”

 

听着言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浅深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言墨对她来说算是什么呢,同学,同桌还是朋友?在浅深的认知里,不管什么时候回头,言墨都会静静的站在她身后,以至于在某天突然发现有一天言墨也会属于别人,静静的站在另一个人身边,那样的感知不禁让浅深慌乱了起来,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堵在心里很是难受。

 

“浅深?”久久得不到回应,让言墨有些担心,不禁看了看通话显示,没错呀,是浅深没错呀。

 

“言墨。”浅深闷闷的叫着。

 

“嗯,我在,怎么啦?”

言墨。言墨。言墨。言墨。”浅深也不说别的,就一直叫着言墨的名字。这让电话那头的言墨感到不对劲了,印象中他认识的浅深是不会这么多愁善感的。

 

难道是恋爱了?

 

言墨有些难过的想着,是因为哪个男生才这样的闷闷不乐吗?

 

“言墨。”在浅深再一次叫自己名字的时候,言墨终于慌张的问道:“我在,怎么了?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我可能,喜欢你了。”

 

言墨已经做好准备听浅深可能会告诉他关于她的恋爱史,但却没想到听到的是这个。

 

“你说什么!浅深!你说什么!”

 

“啊,没有,我什么都没说,我要睡觉了,晚安!”而讲完喜欢的浅深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把内心正真的想法说出口了,有些难为情的挂上了电话。

 

电话那头得不到回应,过几秒便听到从电话那头传来忙音的言墨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屏幕开始变黑的手机,突然拿起床边的外套,便穿便开门朝门口跑去。

刻宿舍楼早已陷入了黑暗,距离关灯的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了。挂完电话的浅深正开着床头的小灯,翻来覆去怎么对睡不着,连放在床边打算今晚看的小说也兴趣缺缺。

 

就在这时,放在手边还来不及关机的手机“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怕吵到其他舍友睡觉,浅深连忙接了起来。

 

“喂……”

 

“浅深,你下来,我在你宿舍楼下。”这时电话那头传来言墨有些喘息的声音,在格外寂静的夜里,那么笃定清晰的传入浅深的耳朵里。

 

浅深有些错愕,怔了怔,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急忙下床找拖鞋。

 

 

 

接近十一月的夜晚有些许的凉意,浅深动作敏捷的翻过宿舍楼下的那道铁门,便看见言墨正逆着月光站在不远处。

 

有些不好意思但又迫不及待的小跑着朝言墨走去。

 

“你……这么晚了,有事?”浅深小心翼翼的问。

 

“对,我有事,我有事要问你。”言墨好笑的看着正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浅深。

 

“什么事?”

 

“你说你喜欢我,是真的吗?”言墨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了。

 

“啊,那个…那个…”向来大大咧咧的浅深在此刻却开始扭捏了起来,到底是女孩子,平时再怎么大大咧咧,碰到感情的事情,也开始腼腆了起来。

 

“你不说,我就走咯。”言墨突然有些使坏的说着。

 

“不要,我不要你走,你是不是又要去找那个长头发的女生了?是不是?你今天和人家吃饭了吧,我就知道,哼!浅深想起今天看到的情景,心里还是不舒服着的。

 

言墨突然笑了起来。

 

今天回到宿舍听舍友说好像在宿舍楼下看到浅深了,当时他还不信,想着浅深最近忙着社团的事情,跟他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怎么会跑来宿舍找他。如今看浅深这么说,他终于相信,原来她白天来找过他了。突然心里莫名的开心起来,像是装了蜂蜜,甜甜的,满满的就要溢出来似的。

 

“你笑什么,笑什么。”看着言墨莫名的看着她笑,浅深有些恼羞成怒起来。

 

“我想,我知道你的答案了。”言墨答非所问的,暧昧的看着浅深。

 

“你怎么知道?”浅深好奇的问。

 

“你是喜欢我的,浅深。”言墨笃定。

 

“哼,你少臭美了!”隐在黑暗里的浅深脸红了起来,心里也乐滋滋的,自己是喜欢他的,没错,但嘴上还是逞强着。

是吗,那算了,我去找白天那个长头发的女生好了。”言墨说着,假装转身就要走了。

 

可是还没走出几步,从身后奔跑而来的浅深已经跳上他的背,双手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脖子,深怕他真的走掉了。

 

言墨开心的笑了起来,双手托住趴在他背上的浅深,顿了顿:“浅深,你没有穿内衣吧?”

 

原本在背上沾沾自喜的浅深听到言墨有些笑意的问题,愣了好几秒,终于尖叫着从言墨的背上跳了下来,在言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捂着胸口逃难似的跑回宿舍了。

 

言墨看着浅深远去的背影,突然站在原地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真好,他喜欢的那个人终于告诉他,她也是喜欢他的了。

本文作者:尔曦

微博:@尔曦lin //WeChat:erxi-1314//INS:lerxi_hg// 合作咨询邮箱:437816827@qq.com(如我的文字有幸得到你的喜欢,要录制请联系我,谢谢!)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信息
回望灯如旧浅握双手
()赞
2017-05-27 05:05:33
相关专辑
相关图片
返回首页